现在时间是:

会员登陆

视频作品

本站公告

感悟南京


    感 悟 南 京

    孙尔台



    江南佳丽地

    金陵帝王州

    南京史称六朝古都

    十朝都会

    文化积淀深厚

    历代名人名著灿若星光



    自东晋南北朝起

    谢灵运为山水诗之鼻祖

    顾恺之人称三绝

    王曦之被尊为书圣

    《诗品》《文选》

    《文心雕龙》等巨著

    无不情采飞扬

    祖冲之的圆周率

    是中国古代科学之滥觞



    在古代诗词的巅峰时期

    李白登金陵凤凰台

    奠定了“金陵怀古”的

    美学思想

    刘禹锡杜牧的经典名句

    至今为世人传扬

    一代词宗李后主

    开婉约词风之先河

    李清照的闺情史诗

    声声透出委婉凄凉



    王安石叹六朝旧事

    残阳去棹

    辛弃疾在赏心亭上

    把吴钩看了

    栏干拍遍

    留下千古绝唱



    明清时期

    汤显祖的《牡丹亭》

    在南京首度登场

    孔尚任在《桃花扇》中

    塑造了秦淮八艳的形象

    吴敬梓的《儒林外史》

    为中国讽刺小说的基石

    曹雪芹的《红楼梦》

    说尽了石头城的

    繁盛与悲凉



    李渔造芥子园

    龚贤上扫叶楼

    石涛居乌龙潭

    姚鼐主持钟山书院

    袁枚写出《随园诗话》

    爱国主义思想家魏源

    在龙蟠里放眼五大洋



    自“五四”以来

    朱自清俞平伯的

    同名散文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成为文坛佳话

    陶行知吴贻芳教书育人

    桃李芬芳

    林散之傅抱石泼墨挥毫

    奠定了南京的霸主地位

    金牛湖畔的《茉莉花》

    更是为灿烂的中华文化

    争得荣光



    美哉南京

    山水与城林相映成趣

    古老与现代融为一体

    阅江楼上

    看大江东去

    大成殿前

    听书声朗朗

    南京人爱树

    南京是绿色的海洋

    南京人爱花

    更爱梅花的幽香

    南京人爱静

    常在莫愁湖边小憩

    南京人爱石

    这里是雨花石的故乡



    行走在南京

    犹如穿过历史的长廊

    汤山猿人

    北阴阳营遗址

    南朝石刻

    阳山碑材

    至今历历在目

    桃叶渡

    栖霞山

    燕子矶

    古城墙

    依然无限风光



    行走在南京

    可以听到这座城市的

    怦然心跳

    吴越兵戈

    楚汉相争

    三国开战

    南北朝硝烟犹在

    岳飞抗金

    靖难之役

    天京事变

    日寇屠城

    无不令人断肠



    从中山码头到中山陵

    南京是民国历史的

    建筑博物馆

    从签订《南京条约》

    的静海寺

    到插上红旗的总统府

    南京见证了中国近现代

    的百年苍桑



    如今

    南京的历史

    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紫金山天文台傲视苍穹

    指挥着飞船的载人翱翔

    宽敞的隧道穿江而过

    与一座座大桥交织成网

    具有百年历史的

    南京大学东南大学

    跻身于全国高校的

    领先行列

    素来重文轻商的南京人

    已经把经济的触手

    伸向异国他乡



    弘扬博爱思想

    推崇文明风尚

    古老的南京正向着

    现代文明的目标迈进

    诚如中山先生所言

    南京未来之发达

    将不可限量



    此刻

    六朝烟雨中的秦淮画舫

    正披着乌衣巷口的霞光

    带着桃花扇的芬芳

    承载着无数幸福与希望

    从我们的身边起航……

当前位置:首 页 >> 诗坛锐评>> 金陵纵横>> 文章列表

张宁海 神在AI空间的意义——现象诗学系列

作者:张宁海   发布时间:2018-12-20 19:29:24   浏览次数:188

神在AI空间的意义

——现象诗学系列

张宁海

 

        前文提到广域子域,这本是科技术语,科学术语进入哲学是科学时代的必然。macroscopicmicro两个哲学术语的翻译原本不统一,最后中科院的翻译胜出:宏观,微观。观察天体为宏观,观察原子核DNA为微观。而在前科学时代却是宗教用语大量的进入语言,甚至成为流行语,如觉悟忏悔。前文说过AI空间里面有神的位置,现在谈谈这个问题。

        先讲一个小故事:

        西南少数民族山寨的一块空地上,竖立着一根结实的高杆,高杆上捆绑着一排排的尖刀。民族弟兄把这称为刀山。其实它是一部天梯。寨子里勇敢的小伙子和姑娘赤脚踩着锋利的刀刃,一级级的登上最高处,取下彩绸洒向观众。吊脚楼上的女山鬼唱着美妙的歌曲,舞台上的男孩女孩们挑起了充满野性的舞蹈。巫师戴上了凶恶的面具。这难道是一个数千年前的祭祀场景?似乎你的灵魂也随巫师的跳跃在震颤。眼前的吊脚楼梦幻般的变幻为一个鸟巢悬浮在半空。这是上天在向你启示这什么?不敢问身边的任何一个人,是不是看到了相同的场景。只有默默地记在心里,等待着灵感的降临。直到今天我翻看旧作,一道电光在眼前闪过。

 

七绝·有巢氏

 

洞穴无遮被兽欺,

见习鸦鹊树安居。

千灵万物何为首?

造罢悬巢想造梯。

 

     有巢氏,我们远古的祖先。他学习飞禽造巢,使我们第一次有了一个不受猛兽困扰的安全的家居。所以数千年来我们一直称他为有巢氏。然而有巢氏真正的功绩不在于造巢而在于造梯。他的最合适的名字应该是有梯氏

      恩格斯: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个创造的标出性符号是人会制造工具。只造巢不造梯和飞禽没有什么区别。梯是升降重物到不同高度位置的工具。他既是生活用具也是劳动工具。今天的升降梯,电梯,甚至塔吊,起重机的祖宗都是有巢氏。而问题并没有到此结束。我们看见的刀山是什么?是娱乐的,还是一个民族的图腾?如果能证实它是一个民族的图腾,那将是一个世界级的伟大发现。因为到目前为止,图腾都是野兽,飞禽或这神兽,神鸟。以劳动工具为图腾的至少我没有看到或者听说过。梯崇拜实际是对有巢氏的崇拜。刀山完全可以作为图腾申报世界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梯度崇拜AI有着梦幻般的情结,是格律诗词机器人的哲学素心。可以写一份诸如《西南少数名族梯崇拜文化的田野考察》之类的报告。研究山地环境对民族宗教的影响等等。而这需要动用社会和国家的资源。当然不是我能够做到的事情。而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题材。我可以写一篇民间的考察报告。可以写诗,做文章。一旦真的证实有这么回子事,也是聊天的资本。

     仓央嘉措,门巴族,六世喇嘛,法名罗桑仁钦仓央嘉措,西藏历史上著名的诗人、政治人物。虽然离我稍远,我还是把他列为近代诗人,因为我们现在仍然需要神秘主义。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仓央嘉措生于西藏南部门隅纳拉山下宇松地区乌坚林村的一户农奴家庭,。家中世代信奉宁玛派佛教。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被当时的西藏摄政王第巴·桑结嘉措认定为五世的转世灵童,同年在桑结嘉措的主持下在布达拉宫举行了坐床典礼。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被废,据传在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的押解途中圆寂。仓央嘉措是西藏最具代表的民歌诗人,写了很多细腻真挚的诗歌,其中最为经典的是拉萨藏文木刻版《仓央嘉措情歌》

      任何诗意都可以在远古的宗教和神话中找到根源。这应该没错。至少我们的语言是从那个时候发展而来的。牺牲一词来自祭祀,现在可以用于非常崇高的场合,这种场合充满了神圣

恩格斯《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第三部分开头的一句话非常重要:我们一接触到费尔巴哈的宗教哲学和伦理学,他的真正的唯心主义就显露出来了。费尔巴哈绝不希望废除宗教,他是希望使宗教完善化,哲学本身应该融化在宗教中。

     哲学没有遂费尔巴哈之愿融化在宗教中,而恩格斯的话却阐释了一个思维结构:融合。不是融化而是融合。在前科学时代神学和哲学是融合的。这样的融合是纠结的,不和谐的,相互排斥的,甚至是对抗的,然而是紧密的,就好比微观的原子核。而现代科学还不为人了解,和哲学是疏离的,就像遥远的宏观天体。而神学并非没有给哲学思考。神不存在,思维存在。神被哲学化而成为神学,神学也是思辨的哲学。很多神学家也是哲学家。许多辩证法就来自神学。

     古典的萨库的尼古拉:解决上帝面对的难题,上帝创造了世界,那世界和上帝那个是上帝?上帝是上帝,那世界是不是上帝的?如果世界是上帝的一部分,那还是上帝吗?因为上帝是单一的,上帝还带拖油瓶的?于是乎萨库的尼古拉提出了一个结构:上帝就是世界,世界就是上帝。相互存在。那还是上帝吗?没办法萨库的尼古拉又提出了一大堆理论:同一性,差异性,绝对的同一性,绝对的差异性,绝对属性,聚合属性,多样性中的同一性,差别中的同一性,并声称这就是世界的体系。幸亏有萨库的尼古拉的脑子存在,神才存在。这说明神也是人的思维的产物。这是最早的存在论的发生。谁说神学对哲学没有贡献?思维和存在。

禅宗的慧能:见性成佛,人人都可以顿悟成佛。这是因为人人都有自性清静心,佛性本有。众生还未成佛是被妄念迷住了本性。自修自作法身,自行佛行,自成佛道。和萨库的尼古拉异曲同工,佛就是我,我就是佛。阿多尼斯在《智慧书》中非常赞赏慧能的顿悟,说这是未来宗教的发展方向,取消教会。意思大约是教士,和尚,阿訇,信众一干神俗人等大家都关起门来在家里修炼。

慧能还潜心教导自己的弟子:有风吹幡动,一僧云风动,一僧云幡动,议论不已。惠能进曰: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这是课堂教学中经典的唯心主义的例子:心怎么能让幡动呢?其实慧能首要的意思就是告诫弟子要心无旁骛,心不能乱动,非礼勿视,仁者闻道心动。如果让AI诊断一下意义,按照建筑现象学的观点,一定要搞清楚意义发生的场所。惠能进曰,那就是在室内,在室外就应该是慧能曰。我们在室内歌唱为什么战旗美如画的时候,会看到战旗动吗?当然是心动。在恩格斯思维和存在的格位上看问题能得到更合理的解释。

      通观慧能的六组禅经,根本不像库萨的尼古拉证明上帝存在那样,拼命的证明释迦牟尼的存在。中国的神和西方的神有很大的不同,释迦牟尼是王子,玉皇大帝是人得道升天的。神是人格化的神。用不着证明存在不存在。灵魂不死也就是永远活在人们心中。而上帝不是。上帝不知道从那里来的,所以要证明它的存在。中原民族是祖先崇拜的民族,孔子的形象是一位智慧的老者,不是一个神灵,儒学很大程度上是伦理学。恩格斯:我们一接触到费尔巴哈的宗教哲学和伦理学,他的真正的唯心主义就显露出来了。微言大义,可见宗教和伦理的功能有重叠的部分。儒学有宗教的功能,但是终究不是宗教。而禅宗是儒学化的佛教。在中国神秘主义色彩的作品的特点是把神鬼当人写,妖魔鬼怪比人更可爱,寄托作者美好的愿望。如《牡丹亭》,《聊斋》《西游记》。中国自古以来就几乎没有真正的创世纪的宗教文学作品。《诗经》是不能当赞美诗唱的。《天问》是人在问天,是天有本心,人有九歌。中国人习惯于向自己的前辈忏悔,在先烈的碑前反思。

 

 陈毅·梅岭三章

 

断头今日意如何?创业艰难百战多。

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陆游·示儿

 

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一般人的宗教意识是自然流露的。而诗人可以刻意的通过模拟宗教神圣或神话浪漫来渲染非宗教非神话的情感。这就是神秘主义的某种解释。

 

毛泽东·答友人

 

九嶷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

斑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

洞庭波涌连天雪,长岛人歌动地诗。

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

 

在科学时代,哲学和科学是融合的。而且这样的融合是和谐的。科学源源不断的为哲学输送新的术语,如宏观和微观。神学似乎再也提不出新的鲜活的思想。再没有库萨的尼古拉和禅宗的慧能这样的思辨家出现。但是诗词是永远都需要神秘主义的。钱空间里面还会有神学的位置。科学向神学源源不断的输送创意,产生科学神如变形金刚之类倒是值得关注。

回到仓央嘉措的诗。神秘主义对于仓央嘉措来说应该是与生俱来的。他不需要模拟。仓央嘉措的价值是让神秘主义回归世俗。

 

用一朵莲花商量我们的来世,然后用一生的时间奔向对方----仓央嘉措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仓央嘉措

 

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件事不是闲事。——仓央嘉措

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仓央嘉措

 

仓央嘉措《那一天》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诵经的真言。

那一月,我转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夜,……

仓央嘉措的诗首先把我们带进神秘的境域,而仓央嘉措诗的意域人生界的。神秘和人生的完美结合。上古我们结绳记事口传史诗,这需要多么超强的记忆,后来文字代替的记忆,键盘又代替了文字,流行代替的神秘。究竟是进化还是退化?仓央嘉措,读他的诗吧,让我们记住,仓央嘉措。虽然他离我们稍远。

 

学步仓央嘉措·珠穆朗玛风情

 

中华好大一家人,藏瓦秦砖水巷痕。

三万韧前称世脊,八千里外是园门。

心天比高飞檐宇,身地依匍向女神。

惊异女神原小妹,那端姐姐敬酥醇。

 

山,好傲。

我不转山也不磕长头,

天空匍匐在你的膝脚。

 

云,好飘。

我没有诵经也没有举幡,

大地摇动在你的眉梢。

 

气,好萧。

我没有攀岩也没有登峰,

沧海凝固在你的半腰。

 

家,好娇。

谁说没看见家乡的石径和水巷?

八千米的山脊下是归来的燕遥。

珠穆朗玛,

你的屋檐好高。

 

珠穆朗玛在藏语中是第三女神的意思。那座山是第一女神呢?我没有查到。那么藏族的最高神就是思维里的神了,AI里面的神了。是磕长头的朝拜之路上,怀着的那一颗世俗的心。那一年,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仓央嘉措。。

 

     把世界第一峰称做女神妹妹,拉近了神俗之间的距离。这是藏族人民的智慧

如果西南少数民族上刀山是一场祭祀活动,刀山是梯图腾的话。那祭祀的就应该不是山神,而是中华民族的始祖有巢氏。

 

     世俗性的宗教都严酷的考验自己的身体。如磕长头和上刀杆。是肉身的修行,不是灵魂的洗礼。孟子: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也,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前文恩格斯说过宗教和伦理的关系,儒学是世俗的伦理。而在修行上和原始的宗教有相通重叠的部分。孟子,女神妹妹和有巢氏都是世俗的神圣,这足以说明中华民族是一个祖先崇拜的民族。

AI空间里面供奉的应该是这些世俗的神圣。

 

本文节选自拙作《空朦的意域------- 格律诗词与结构信息论》  已经著作权登记,谢绝商业转载。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21    南京诗词学会官方网站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1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