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会员登陆

视频作品

本站公告

感悟南京


    感 悟 南 京

    孙尔台



    江南佳丽地

    金陵帝王州

    南京史称六朝古都

    十朝都会

    文化积淀深厚

    历代名人名著灿若星光



    自东晋南北朝起

    谢灵运为山水诗之鼻祖

    顾恺之人称三绝

    王曦之被尊为书圣

    《诗品》《文选》

    《文心雕龙》等巨著

    无不情采飞扬

    祖冲之的圆周率

    是中国古代科学之滥觞



    在古代诗词的巅峰时期

    李白登金陵凤凰台

    奠定了“金陵怀古”的

    美学思想

    刘禹锡杜牧的经典名句

    至今为世人传扬

    一代词宗李后主

    开婉约词风之先河

    李清照的闺情史诗

    声声透出委婉凄凉



    王安石叹六朝旧事

    残阳去棹

    辛弃疾在赏心亭上

    把吴钩看了

    栏干拍遍

    留下千古绝唱



    明清时期

    汤显祖的《牡丹亭》

    在南京首度登场

    孔尚任在《桃花扇》中

    塑造了秦淮八艳的形象

    吴敬梓的《儒林外史》

    为中国讽刺小说的基石

    曹雪芹的《红楼梦》

    说尽了石头城的

    繁盛与悲凉



    李渔造芥子园

    龚贤上扫叶楼

    石涛居乌龙潭

    姚鼐主持钟山书院

    袁枚写出《随园诗话》

    爱国主义思想家魏源

    在龙蟠里放眼五大洋



    自“五四”以来

    朱自清俞平伯的

    同名散文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成为文坛佳话

    陶行知吴贻芳教书育人

    桃李芬芳

    林散之傅抱石泼墨挥毫

    奠定了南京的霸主地位

    金牛湖畔的《茉莉花》

    更是为灿烂的中华文化

    争得荣光



    美哉南京

    山水与城林相映成趣

    古老与现代融为一体

    阅江楼上

    看大江东去

    大成殿前

    听书声朗朗

    南京人爱树

    南京是绿色的海洋

    南京人爱花

    更爱梅花的幽香

    南京人爱静

    常在莫愁湖边小憩

    南京人爱石

    这里是雨花石的故乡



    行走在南京

    犹如穿过历史的长廊

    汤山猿人

    北阴阳营遗址

    南朝石刻

    阳山碑材

    至今历历在目

    桃叶渡

    栖霞山

    燕子矶

    古城墙

    依然无限风光



    行走在南京

    可以听到这座城市的

    怦然心跳

    吴越兵戈

    楚汉相争

    三国开战

    南北朝硝烟犹在

    岳飞抗金

    靖难之役

    天京事变

    日寇屠城

    无不令人断肠



    从中山码头到中山陵

    南京是民国历史的

    建筑博物馆

    从签订《南京条约》

    的静海寺

    到插上红旗的总统府

    南京见证了中国近现代

    的百年苍桑



    如今

    南京的历史

    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紫金山天文台傲视苍穹

    指挥着飞船的载人翱翔

    宽敞的隧道穿江而过

    与一座座大桥交织成网

    具有百年历史的

    南京大学东南大学

    跻身于全国高校的

    领先行列

    素来重文轻商的南京人

    已经把经济的触手

    伸向异国他乡



    弘扬博爱思想

    推崇文明风尚

    古老的南京正向着

    现代文明的目标迈进

    诚如中山先生所言

    南京未来之发达

    将不可限量



    此刻

    六朝烟雨中的秦淮画舫

    正披着乌衣巷口的霞光

    带着桃花扇的芬芳

    承载着无数幸福与希望

    从我们的身边起航……

当前位置:首 页 >> 诗坛锐评>> 金陵纵横>> 文章列表

张宁海 李清照的回廊——罗姆巴赫的密释学系列

作者:张宁海   发布时间:2018-12-20 19:23:49   浏览次数:129

李清照的回廊

——罗姆巴赫的密释学系列

张宁海

 

 

     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有一篇著名的现象学的学术论文《建··思》。文章劈头就问:

      何为定居?

      建造何以属于定居?

     同时海德格尔提醒读者,这不仅仅是一个建筑学思想,而是一个哲学问题:它是将建造追溯到万物之所属的那个领域。人存在于大地之上。

     现在我试着用最简短的语句回答海德格尔的问题:

     建造达成定居,定居是安置,即人存在于大地之上。建造是一个过程发生,建造过程本身也被安置,也存在于大地之上,所以建造属于定居。

     如此语义重复的回答有什么意义呢?有,因为现象学所谓的意义和语言学里面的语义是不同的。需要诊断和治疗。这的确是学习现象学的一个难点。而困难的事情往往是有价值的事情。格律诗词也是一个建造的过程发生,所以也是一个定居,也是一个建··思的过程。建居思的一个重要内容是场所精神。这对以下两节的叙述非常有价值。因为格律诗词的创作中,特别是词的创作中场所不是写它的实景,而是写场所的意义。下面将用建筑学家梁思成和词学家叶嘉莹的学说阐释这个问题。

     建造是一个符号。意义不在场的时候需要符号。一位业界人士出现在某个社交场合,开一辆好一点的车子,穿戴配饰适当名牌还是需要的。因为此时他的财富不在场。需要好车名牌这个符号意义他的财富。这样有助于扩大他的人脉,原本不相识的人也会有和他交往的意愿。此时名牌这个符号会产生衍义,成为另外一个符号----一个商业邀约

      现在这位业界人士需要装修他的别墅了。他的意愿是将别墅装修的如阿里巴巴酒店般的金碧辉煌。那我就会对他说:别墅就是您的财富,它是在场的。装修不需要再强调财富的意义。装修应该表达不在场意义,您的气质,修养,文化。表达这些也是所用不菲的,也间接的表达了财富。这样一次装修表达了财富和文化两方面的意义,这才是高价值的。如果他同意了我的观点,我会建议参观他的花园,和他随意的交谈,以了解他的性情,爱好,宗教信仰等。甚至会找机会和他的管家,女佣了解主人的脾气,秉性。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观察别墅周围的环境。在此基础上提出一个初步的设计方案。

     建筑是有诗意的,建造的过程就是一个表达诗意的过程。建筑不仅仅有物质意义,而是人存在于大地之上。建造的意义在于和谐场所的整体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诗词也处在这个环境之中,那么写词怎么让意义在场不在场呢?下面请先看建筑学家梁思成的学说。

      梁思成(1901-1972年)建筑学家。清朝著名维新派人物,国学大师梁启超之子。其诗三山寻五帝,百越探三皇,南中隐大荒。梁思成先入清华学校,继留学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学习建筑,学成归国后,在抗战前后的艰难岁月里,考察了全国各地的古建筑。读通了古建筑天书宋朝的《营造法式》。之后主持设计了新中国的一系列重大建筑。

    梁思成把建筑看成一个文本。构成建筑的一角一勾一砖一瓦都是符号。这些符号都含有民族文化的基因。称秦砖汉瓦。中国建筑有自己的传统架构(不是结构)。这些符号,文本,架构不仅仅产生了建筑文法也产生了文化。(参见梁思成《大拙至美》)

    中国古典建筑的最基本的特征是框架结构。建筑的主体是梁柱椽檩等组成的框架,所有的墙壁都可以不是承重墙。而西方的古典建筑的特征是石头承重墙结构(不是架构)。中国的架构式建筑有良好的内部和外部连通性。各厅室可以灵活安排。各个方向都可以开门开窗,可以栏转廊回,方便的和其他建筑相连。最终形成了中国建筑的宽宏叙事。民间的四合院,皇帝的紫禁城。中国出现了世界上最早的城市规划。西方是在钢铁用于建筑结构以后,框架结构才成为主流。哪怕是西方后现代主义也是中国古典框架式结构的后续。这甚至分别形成了中西方文化的独特性。

西方文化的特色是高宏叙事。因为承重墙建筑结构向四围连通受到约束。向上连通必然成为趋势。教堂和寺院的尖顶升入天空。向上去的哲学含义是和神沟通。所以西方文化宗教色彩非常浓厚。中国建筑向上去的欲望不是那么强烈。就是向上也是屋顶四角向上翘起。宏大的向上,非牛角尖的向上。

 

屈原·天问

圜则九重,孰营度之?惟兹何工,孰初作之?斡维焉系?天极焉加?八柱安当?东南何兮?九天之际,安放安属?隅隈多有,谁知其数?天和所沓?

 

     天是由生在地上的八根柱子支撑的。中国建筑的大屋顶就代表天,称穹顶。天问能当一部建筑现象学专著读,相信读过楚辞的会赞成这个说法。

向四围连通的哲学含义是人与人的沟通。仁,二人为仁,正确的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仁。在中国是儒学而不是神学占主导地位,这一点也不奇怪。禅宗就是佛教中国化的成果。

   

 

七绝·有巢氏

 

洞阙无遮被兽欺,

见习鸦鹊树安居。

千灵万物何为首?

造罢悬巢想造梯。

 

 

    诗可以这样写。而有巢的主要功能还是防止水患。上古人穴居在山上。《易经》:上古穴居而野处。巢大约是窑洞之类的建筑。巢的本意是地穴。《孟子》:下着为巢,上者为营窟。营窟就是许多巢穴集中的分布在一个较高的区域内。那南方或平原地区地下水位高,不能造窑洞。就只有向雅雀学习了。即便在北方只种山地收成也不高,到平川去是必然趋势。那雨季洪水来了怎么办?巢不是要被冲毁吗?这时候中国古代的建筑现象学《风水》就成为一门学问了,很简单------- 依山傍水建鸟巢,既防水也防兽,但必须带梯子。大禹治水应该是三过家梯而不上。所以中国的神话传说中没有诺亚方舟这个东西。中国人不靠上帝的方舟拯救,靠建筑现象学自己救自己。所以连中国的神都是世俗的。

     建筑是体量最大的人造物体。现代技术出现以前,世界几乎除了自然就是建筑。建筑应该比诗词古老。而且建筑本身就有艺术的特质。在中国古典诗词的发展过程中,建筑艺术必然对诗词产生巨大的影响。那么建筑的架构当然也会对诗词的架构产生巨大的影响。鸟巢还蕴含了人生哲理和时空哲学。诗人就住在建筑里,他们的诗词必定也闪烁着哲人的灵光。实际上西方现代和后现代思想的发端,建筑学是重要的领域。(参见[英]佩里·安德森《后现代性的起源》)。梁思成建筑是文化的思想影响了中国的文化界。

    在建筑学界,梁思成主张中国文化应该融入现代建筑。不是到处搞大屋顶。而是让中国建筑的文法,中国建筑的意境体现在现代建筑之中。让现代建筑充满中国气派,中国的诗意。现在中国的建筑是向世界开放的。西方的建筑师把他们的设计带到中国,无不注意吸收中国的建筑文法,而不是把哥特式建筑,东正教建筑原封不动的搬到中国。当你看过梁思成对北京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方案论证,掩卷短思,也会感慨梁思成在中国现代文化中的地位。

 

    萧默·清华大学建筑史博士,敦煌学专家。中外建筑的比较学专家。师从梁思成。

萧默比较中外各类建筑的文化特质,研究文化对建筑的影响。他在《建筑的意境》一书中仔细的构图比较了中外各种建筑的高度和幅度。认为古代西方的建筑的意义在于。中国的古代建筑的意义在于。故宫布局的纵横铺开,没有过高的建筑是为了彰显。平稳,庄严,壮阔。皇权的等级秩序。四合院等民宅讲究长幼有序,尊卑有矩。他的老师梁思成强调建筑对文化的影响。按传统观点当然文化统御建筑。笔者认为在远古建筑影响文化多一些。到现在文化影响建筑多一些。这里有一个结构和解构的过程。诗经,楚辞,汉赋,乐府等到唐代架构成律诗。宋以后开始解构,一直解构成白话诗。

    在中外不同的文化背景下说各种建筑的意境,这对于我们写诗应该有助益。能够归化复原事情发生时的场景和意境。表达在场不在场的意义。笔者举例说明。

 

李清照 声声慢·寻寻觅觅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

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开头一句非常关键。一般的解释是:苦苦地寻寻觅觅,却只见冷冷清清,怎不让人凄惨悲戚。这样的解释没有什么错。但是缺少意境。寻寻觅觅,在那里寻寻觅觅?那么必定是在某一空间里面找。饮酒,将息,窗儿,黄花堆积,那一定是一个带园子的住宅。寻寻觅觅,却只见冷冷清清,那园子不会太小。有了这些意象我们就可以复原场景了。悲悲戚戚不是在找东西,而是一种情绪。那么家中什么地方最容易产生寻寻觅觅又悲悲戚戚的情绪呢?萧默在《建筑的意境》中说到,建筑有灰色地带。灰色地带会带给人灰色的情绪。据此可知。完全空旷的地带晚来风急,那属于黑色地带,女子应该产生害怕的情绪。在室内三杯两杯淡酒那不是寻寻觅觅。只有半空旷半室内的地方才是灰色地带。而且这个灰色地带应该有一段路程供作者寻寻觅觅。这个灰色地带应该是回廊。作者走向室内时经过回廊,幽暗的光线,回转的栏杆外是黑色的空旷,乍暖还寒的气候,稍有些紧张恐惧。联想起当时的处境,作者犹如在坎坎坷坷,左右局促,寻寻觅觅。怎不叫人感到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回到室内,三杯两杯淡酒,心情有所平复。可是雁鸣让人把目光投向窗外,菊满地,尽憔悴,雁飞过,似相识,梧桐更兼细雨,点点滴滴。我是怎么从黄昏熬到天黑的?怎一个愁字了得?加上场景才体会到诗写的一波三折,见功力。这样的叙述未必有什么意境。但是做为对作品的解释应该算讲清楚了。意境还是应该回到原词里面去再找!你想写词的时候把握场景的意境吗?看看这些建筑艺术的书还是必要的。当然建筑的灰色地带不限于回廊,黑夜白昼感觉也不一样。此为提供思路,这样的一波三折式的写词未必不可以是套路。没有建筑的场合也可以写。山水常有柳暗花明,谁人能将灰蒙写成恢弘?

   现象学所说的现象,不仅仅是自然现象,更重要的是思维现象。现象学是研究思维现象的哲学。可以这么说,李清照是中国最早的现象派诗人,而且是婉约派的建筑现象学大师。下面这首词是笔者学步李清照。

 

声声慢·失落·秋山行女图(词林正韵·入声韵)

 

盘盘曲曲,

汨汨潺潺,离离瑟瑟郁郁

水漫山桓,斯僻柔生涓续。

心高自行涉走,已蹒跚,黯然含掬。

纵有怯,莫与咽哪处,暖乡怜玉?

 

瀑涧斜行折欲。

廻急涨,不堪浅深情促。

洌洌清清,似影柳羞桃恧。

阶间小吁力气,意难平,敢挡往复?

落满地,看枫叶,红换旧绿

 

    笔者的这首词肯定比不上李清照。而差在那里呢?差在李清照是写思维。写建筑环境中发生思维的过程,写情绪,写室内,室外,回廊,野地不同场景中不同梯度的情绪,而不直接写建筑环境。笔者是写存在,写环境,写发生事情的过程而不是发生思维的过程。有看头没想头。所以应该象李清照这样写词才对。领会恩格斯讲的思维和存在的关系。

   但是如何把握这个关系呢?邯郸学步也并非易事。下一节将由叶嘉莹教授做更为详尽的阐释。现象学的解答,思维与存在的解答。以及笔者的这首词应该如何修改。

    叶嘉莹教授是著名的诗学教育家,1924年生于北京。旅加华人。获中华之光年度人物奖。叶嘉莹教授一生从事中国古典诗词的教研,擅长以深入浅出的文字把当代西方文学概念融合,应用于中国古典诗词的探讨和诠释,她天资敏慧,才思出众,加上典雅细腻的文笔,以及浮世坎坷的忧患经历,使她在谈诗论词之际,以直悟配合精析,见解独到,卓然成家。叶嘉莹教授的名著是《人间词话七讲》。

     叶教授开宗明义的说,她使用的是西方意识批评理论(Criticism  of  Consciousness)。意识批评理论和现象学密切相关。如胡塞尔的意向性和梅格庞蒂的知觉性,海德格尔的建居思。叶教授还慧眼识鸿蒙指出王国维用的也是西方理论,而且用的还很皮毛。我也看过王国维的《人间词话》,说实在的没看懂。看了叶教授的七讲,真是叹为观止有茅塞顿开之感。

 

五绝·T

 

怯走邯郸步,哪能舞羽裳。 

 

学得三分蹙,不画美人妆。

 

 

本文节选自拙文《空朦的意域----格律诗词与结构信息论》中国现象诗学的现代学案一章。已经著作权登记,谢绝商业转载。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21    南京诗词学会官方网站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1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