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会员登陆

视频作品

本站公告

感悟南京


    感 悟 南 京

    孙尔台



    江南佳丽地

    金陵帝王州

    南京史称六朝古都

    十朝都会

    文化积淀深厚

    历代名人名著灿若星光



    自东晋南北朝起

    谢灵运为山水诗之鼻祖

    顾恺之人称三绝

    王曦之被尊为书圣

    《诗品》《文选》

    《文心雕龙》等巨著

    无不情采飞扬

    祖冲之的圆周率

    是中国古代科学之滥觞



    在古代诗词的巅峰时期

    李白登金陵凤凰台

    奠定了“金陵怀古”的

    美学思想

    刘禹锡杜牧的经典名句

    至今为世人传扬

    一代词宗李后主

    开婉约词风之先河

    李清照的闺情史诗

    声声透出委婉凄凉



    王安石叹六朝旧事

    残阳去棹

    辛弃疾在赏心亭上

    把吴钩看了

    栏干拍遍

    留下千古绝唱



    明清时期

    汤显祖的《牡丹亭》

    在南京首度登场

    孔尚任在《桃花扇》中

    塑造了秦淮八艳的形象

    吴敬梓的《儒林外史》

    为中国讽刺小说的基石

    曹雪芹的《红楼梦》

    说尽了石头城的

    繁盛与悲凉



    李渔造芥子园

    龚贤上扫叶楼

    石涛居乌龙潭

    姚鼐主持钟山书院

    袁枚写出《随园诗话》

    爱国主义思想家魏源

    在龙蟠里放眼五大洋



    自“五四”以来

    朱自清俞平伯的

    同名散文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成为文坛佳话

    陶行知吴贻芳教书育人

    桃李芬芳

    林散之傅抱石泼墨挥毫

    奠定了南京的霸主地位

    金牛湖畔的《茉莉花》

    更是为灿烂的中华文化

    争得荣光



    美哉南京

    山水与城林相映成趣

    古老与现代融为一体

    阅江楼上

    看大江东去

    大成殿前

    听书声朗朗

    南京人爱树

    南京是绿色的海洋

    南京人爱花

    更爱梅花的幽香

    南京人爱静

    常在莫愁湖边小憩

    南京人爱石

    这里是雨花石的故乡



    行走在南京

    犹如穿过历史的长廊

    汤山猿人

    北阴阳营遗址

    南朝石刻

    阳山碑材

    至今历历在目

    桃叶渡

    栖霞山

    燕子矶

    古城墙

    依然无限风光



    行走在南京

    可以听到这座城市的

    怦然心跳

    吴越兵戈

    楚汉相争

    三国开战

    南北朝硝烟犹在

    岳飞抗金

    靖难之役

    天京事变

    日寇屠城

    无不令人断肠



    从中山码头到中山陵

    南京是民国历史的

    建筑博物馆

    从签订《南京条约》

    的静海寺

    到插上红旗的总统府

    南京见证了中国近现代

    的百年苍桑



    如今

    南京的历史

    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紫金山天文台傲视苍穹

    指挥着飞船的载人翱翔

    宽敞的隧道穿江而过

    与一座座大桥交织成网

    具有百年历史的

    南京大学东南大学

    跻身于全国高校的

    领先行列

    素来重文轻商的南京人

    已经把经济的触手

    伸向异国他乡



    弘扬博爱思想

    推崇文明风尚

    古老的南京正向着

    现代文明的目标迈进

    诚如中山先生所言

    南京未来之发达

    将不可限量



    此刻

    六朝烟雨中的秦淮画舫

    正披着乌衣巷口的霞光

    带着桃花扇的芬芳

    承载着无数幸福与希望

    从我们的身边起航……

当前位置:首 页 >> 冯亦同文集>> 会员文集>> 文章列表

冯亦同 陈永昌先生诗集《秋光吟》序言及后记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7-15 18:10:06   浏览次数:647

 

永昌先生诗集《秋光吟》序言及后记

 

斑斓秋色胜春光

——贺陈永昌兄诗词集〈秋光吟〉问世

冯亦同

 

    江苏诗词界的名家中,不乏既写格律诗又写“自由诗”(新诗)的双栖诗人,如程千帆、吴奔星两位已经作古的诗国泰斗,年届九旬仍笔耕不辍的丁芒先生,都是卓有建树的代表。比他们“年轻”一点,目前正活跃的“新旧皆擅”者,要数我的老友、现任《江海诗词》常务副主编的陈永昌兄了。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还是晓庄学子的他,在由陶行知先生创办、文学气氛浓厚、人才辈出的桃李园内,深深爱上了优美蕴藉的古典诗词,也对五四以来的新诗产生了强烈兴趣。从那时起,一个“新诗旧诗我都爱,不薄旧诗爱新诗”日后演变为“不薄新诗爱旧诗”的“两面派”(臧克家语)已然起步于年轻的共和国诗坛。

    眼前这部《秋光吟》便是永昌兄继《长吟室诗词》之后的第二部传统诗词创作的结集,内收自1998年以后至今十数年间的近千篇作品,分诗卷、词卷、曲卷、联卷四部分,并在附录中收入他近期有关诗歌创作的论说以及文朋诗友的题词、题诗。正如忆明珠先生题写书名《秋光吟》的寓意,此集可谓是一部反映了一位诗国跋涉者,经过半个多世纪的探求与历练,步入人生与艺术丰收季的五色斑斓、七彩纷呈之作。借用永昌兄自己在《感谢画家陈克年君为我画像》诗中所言:“落木萧萧秋已深,庐山面目尚含春。画家一管生花笔,还我华年精气神”,诗人手中的那管生花之笔,也正以他多彩又执着的诗篇,在当代中国的诗词之林里完成了一幅别开生面的“不似春光、胜似春光”的“自画像”。

我同永昌兄相识于南京,共事于南京,从教坛到文苑,从年轻到晚近,数十年间同气相求,志同道合,可以说相知甚深。作为寓居省城大半生的诗坛宿将,他对物华天宝、人文荟萃的“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自然会有太多的体验与感触、眷顾与流连:从《南京云锦》、《六朝松》、《登媚香楼》、《夜读拉贝日记》,到《东苑春》、《登紫峰大厦观雪景》、《浣溪沙·莫愁湖海棠诗会遇雨》、《南柯子·老友欢聚泛舟秦淮》、《钟陵教授〈小清凉馆诗文选〉编定感赋》……这些记录古都风物、石城新貌和文坛艺事的林林总总,都可谓是诗人行吟在龙盘虎踞之地和新旧时代蜕变中所沐浴的缤纷“诗雨”、采摘的七彩“诗花”……

    说到“花”,不能不提“南京市花”(梅花)在永昌兄笔下所占的“比重”,收入本集的篇什中,咏梅诗有十二首之多,足见生活在梅花之都、居家与梅花山毗邻、连生日也飘着梅香的诗人对梅花的喜爱、亲近和推崇。这里仅举三例:

  

孤山一梦总萦胸, 从此年年觅旧踪。

莫叹瞻花将岁尽, 须知得气便春浓。

飞琼散雪惊三界, 弄玉凌风下九重。

卓立红尘非所愿, 只缘百卉志难同。

1998120初稿,20002.12修改

 

东苑腊梅

疏阴冷蕊立窗前,缕缕幽香浸案边。

未与松筠称挚友,偏同霜雪结良缘。

半湖碧水留芳影,一片丹枫见赧颜。

非是孤山流落客,欲播清气满人间。

20111218

 

题绿萼梅

疑是仙姝降碧穹,铅华洗尽现真容。

山前每忆林和靖,树下常怀陆放翁。

三弄悠扬能养耳,一枝馥郁可开胸。

松筠作伴为良友,昂首云天笑朔风。

2014.2.12.

    品读以上三首分别写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和最近四五年的梅花诗,我觉得随着诗人年事的增高、情感的投入和理解的加深,寻梅、观梅、赏梅的角度、范围和距离均有所不同,吟唱的对象(梅种、色彩)、主题、意境、声调也各有差异,从第一首以“孤山一梦总萦胸从此年年觅旧踪”破题,到最后一首以“松筠作伴为良友,昂首云天笑朔风”终篇,虽一而再,再而三的吟哦,但绝无重复累赘之感,而是诸多不同的侧面,和谐完整地构成了一组摇曳多姿,渐入佳境,层次丰富又首尾呼应的“梅花三弄”,将诗人眼中的“金陵梅”、与诗人共生的“腊月梅”以及他情有所钟的“绿萼梅”唱出了地域和时代的特色,唱出了不同凡响的个性。细心的读者也许还会从中体味到《人间词话》所阐述的那种有关求索真知和寻找美善的“三种境界”之妙。

    除梅花外,这位“园丁诗人”(永昌兄以教师和编辑为业,至今仍在办刊)的笔下常咏常新的花木诗很多:海棠、荷花、茉莉、君子兰、朱顶红……不胜枚举。我想再补两个“特例”,胡姬花和仙人花。前者系新加坡“国花”,永昌兄因常去星洲探亲多有观察,《渔歌子•胡姬花》留下了此种异国兰花独领风骚的神韵后者为仙人(掌)科花卉,永昌兄在其新、旧体诗中均有所咏,我每每将其所作与兄之伉俪情深相联系(因嫂夫人名中有一个“仙”字)。本集中的《仙人家族》,前有小序“日前偕妻参观中山植物园之仙人家族馆,归来赋此”,诗曰:“仙人家族甚繁荣,肥瘦长圆各不同。执锐披坚因底事?只缘世上有蟊虫。”此情此景,让人联想到当今的社会现实与反腐斗争,可谓举重若轻,令人叫绝又肃然起敬。还有一首五言绝句《咏银杏》,构思新颖、妙趣天成,让我过目难忘:“何木称高寿?公孙活最长。特生千万眼,阅尽世沧桑”——高大又长寿的公孙树,亭亭如盖的浓荫中闪烁的无数颗“杏眼”,竟是为“阅世”而生,引人入胜,令人置服,也令人解颐。

    永昌兄善于经营短制,长篇运筹也同样出色。《新松可望高千尺——写在琪琪三周岁生日》这首歌行体诗,三十六行,一韵到底,一气呵成。当了外公的诗人在“中华自古多英杰,群星璀璨光灼灼。上苍造人分男女,星空一半属巾帼。欣逢盛世益多才,奇智神童屡闻说的高起点和大背景上,具体而微地刻画小孙女琪琪聪明伶俐的可爱形象,在家庭聚会和含饴弄孙的欢乐气氛中,寄托自己对晚辈成材的美好心愿。这让我联想到有当代李清照之称的已故女诗人、学者沈祖棻教授写于文革中的那首名作《早早》,同样是学龄前儿童,同样的聪明伶俐,沈诗中的小早早却因为同外公、外婆两位“牛棚”中的“右派”教授生活在一起,过早地领略“史无前例”的世态炎凉与人间辛酸;而诗作者血浓于水的舐犊之情,也在不同的人生境遇中化为截然相反的期冀:“儿勿学家家(湖北方言,指外婆——亦同按),无能性复痴。词赋工何益?老大徒伤悲……儿生逢盛世,岂复学章句?书足记姓名,理必辨是非。毛泽东思想,指路路不迷。但走金光道,勿攀青云梯。愿儿长平安,无灾亦无危”——仿佛是投射在时间隧道两端的不同光影,“琪琪”诗和“早早”歌两相对照,让我这双“老花眼”看到了时代的进步、人性的张扬和诗歌的胜利。

    另一首长歌《江苏水之歌》长达五十八行,转韵多处,抑扬顿挫,汪洋恣肆,收放自如,是永昌兄诗词中不可多得的“豪放”与“婉约”并举之作,也是一首以“水”写史、以“水”抒怀,讴歌“家乡美”、礼赞“治水人”的江苏风物画卷和集体英雄颂歌:“世人皆曰江苏美,我云最美还在水。江河湖海各具神,或呈明秀或宏伟……淮沂沭泗齐荟萃,纵横交错育丰蔚。九州八郡苦干涸,锦绣江苏水充沛。南水北调苏领先,奉献精神诚堪佩。若论湖泊数太湖,烟波浩淼气吞吴。五大淡湖名列三,风光绮秀位首居……第二大湖曰洪泽,碧水汤汤楚天阔。绿荷红藕掩扁舟,时见鸥鹭振翰翮。盛产肥蟹和龙虾,名扬遐迩香全国。更有玄武瘦西湖,阳澄云龙与天目……星罗棋布遍江苏,中外游人赞不绝。波澜壮阔东海潮,毓我人民性遒豪。无风亦涌百尺浪,轰鸣直上九重霄。黄金海岸二千里,港湾渔场缀琼瑶。远洋航运达五洲,苏产海味天下骄。君不闻、先贤骑鲸跨东海,吾侪有志踏金鳌。高歌一曲《江苏水》,长天为我起狂飙!”身为江苏人,又是苏北水网地区的大同乡,我激赏诗人笔下这篇大气磅礴、主旨鲜明,以“江河湖海”和“南水北调”为背景,为当代“有志踏金鳌”的江苏儿女树碑立传的史诗式抒情长调,堪称江苏诗歌风景线上一座引人注目、动人遐思的“水立方”。我希望它所蕴涵的时代精神、美学价值、史地和人文意义,能为更多的识者所关注与阐发,亦能为更多的读者所分享与受益。。

    “无梦庄生难化蝶,有情红豆即为星”,这是永昌兄的一首七律《夜航怀友》的颔联,该诗在2002年应征作品达十万首之多的“红豆”诗词大赛中获优秀奖。作者别出心裁地抒写夜航飞机上的观景思人:不仅由“逍遥碧落御风轻,直向苍穹叩玉京”联想到因梦化蝶飞舞的庄子,还将天上的星星也当成了多情的“红豆”,更进而生出了“早知天上云能履,岂叹人间路不平”的深沉慨叹——这真是领悟了人生哲理的千古一叹。我想借用他这首“相思曲”中点出了“诗学真谛”的那个“情”字,来揭示老友诗词创作的中心“题旨”,也是《秋光吟》诗集全部作品的灵魂与血肉都离不开的贯穿始终的主线:无论是囊括天地、祖国、时代的大我之爱,还是涉及爱情、亲情、友情、乡情、师生情、儿女情的一已之私,流淌在“长吟室主人”笔下的脉脉情思,如同他所讴歌的“江苏水”一样渊远流长又绵延不绝,成为他创作生命和诗歌之树长青的源头活水。

    正像许多“新旧皆擅”的诗坛名家进入晚年后,传统诗词的创作更为侧重与丰盈,也更能展示其学养、人格和阅历之所长一样,永昌兄的《秋光吟》是他诗词创作处于成熟和旺盛期的丰硕成果,对于金陵诗坛和江苏诗歌界都是一份可喜可贺的的重要收获。我同诗人结交近半个世纪,我们因写新诗而相识,中年以后特别是退休以后在传统诗词领域内,我视永昌兄为良师与益友,向他学习和求教甚多。我想以一首与他唱和的赠答诗《回赠永昌兄》来结束这篇《秋光吟》的读后感,应该是恰当的,借以表达我对老友创作丰收季的祝贺之忱与期待之殷:

亦同何其幸,永昌乃吾兄。

运河连故里,杨柳会春风。

新旧两岸走,高标一望中。

壮哉泗水阁,晚睛映紫峰。

 20154月书于金陵百杖斋)

 

    亦同附注:大运河连接陈、冯故里,泗阳为杨树之乡,宝应多柳树,亦同出生地为柳堡。

    “新旧”句系指新诗与旧诗,永昌兄两者兼擅,堪称良师益友。

    “泗水阁”系泗阳新名胜,“紫峰”指陈公金陵寓所在钟山之麓。

 

 

  

    如果从学生时代的涂鸦算起,我与诗词结缘已近六十个年头了。其间曾于19973月出版过一本《长吟室诗词》(天津古籍出版社出版),掐指算来也已十八年过去了,手头积下的诗稿自然不少。尤其退休以后,应邀参与《江海诗词》的编辑工作,常与诗词界专家学者以及广大诗友接触,受他们的影响和带动,写作频率也加快了许多。虽然这些作品大多为急就章,水平并不高,但雪泥鸿爪,它们毕竟留下了我的学诗足迹,记录了我的生命旅程。所谓敝帚自珍,也就不揣浅陋,恭请各位师友及广大读者批评指正了。

    作品系按诗、词、曲、联四种体裁分卷排列,每一卷内则按写作时间顺序编排。这样也许眉目清楚些,便于看出我的学诗过程来。

    为不忘多年来师友们对我的关照和帮助,特怀着感恩的心情将他们所赠诗联和题词编为“友声”一辑,永记诸位的深情厚谊!

另外,还选编了近年所写的几篇与诗词有关的短论附在后边,意在听听大家对有关问题的看法,并对拙见予以批评指正。

    在此拙集即将付梓之际,我要感谢《江南诗词》副主编、诗人佟云霞女士,这本书中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她敲击键盘,一字字打出来的;在此过程中,还帮助改错正误,其诚可感。

    特别要感谢我的老友、著名诗人、诗评家冯亦同先生,他在百忙中抽空为拙集作序,行文中饱含深情,对拙作褒奖有加。对此我把它看作是老友对我的期望和要求。今后当努力不懈,争取能不断有所进步,以不辜负老友厚望!

 

                                      永昌201547日于金陵长吟室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21    南京诗词学会官方网站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1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