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会员登陆

视频作品

本站公告

感悟南京


    感 悟 南 京

    孙尔台



    江南佳丽地

    金陵帝王州

    南京史称六朝古都

    十朝都会

    文化积淀深厚

    历代名人名著灿若星光



    自东晋南北朝起

    谢灵运为山水诗之鼻祖

    顾恺之人称三绝

    王曦之被尊为书圣

    《诗品》《文选》

    《文心雕龙》等巨著

    无不情采飞扬

    祖冲之的圆周率

    是中国古代科学之滥觞



    在古代诗词的巅峰时期

    李白登金陵凤凰台

    奠定了“金陵怀古”的

    美学思想

    刘禹锡杜牧的经典名句

    至今为世人传扬

    一代词宗李后主

    开婉约词风之先河

    李清照的闺情史诗

    声声透出委婉凄凉



    王安石叹六朝旧事

    残阳去棹

    辛弃疾在赏心亭上

    把吴钩看了

    栏干拍遍

    留下千古绝唱



    明清时期

    汤显祖的《牡丹亭》

    在南京首度登场

    孔尚任在《桃花扇》中

    塑造了秦淮八艳的形象

    吴敬梓的《儒林外史》

    为中国讽刺小说的基石

    曹雪芹的《红楼梦》

    说尽了石头城的

    繁盛与悲凉



    李渔造芥子园

    龚贤上扫叶楼

    石涛居乌龙潭

    姚鼐主持钟山书院

    袁枚写出《随园诗话》

    爱国主义思想家魏源

    在龙蟠里放眼五大洋



    自“五四”以来

    朱自清俞平伯的

    同名散文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成为文坛佳话

    陶行知吴贻芳教书育人

    桃李芬芳

    林散之傅抱石泼墨挥毫

    奠定了南京的霸主地位

    金牛湖畔的《茉莉花》

    更是为灿烂的中华文化

    争得荣光



    美哉南京

    山水与城林相映成趣

    古老与现代融为一体

    阅江楼上

    看大江东去

    大成殿前

    听书声朗朗

    南京人爱树

    南京是绿色的海洋

    南京人爱花

    更爱梅花的幽香

    南京人爱静

    常在莫愁湖边小憩

    南京人爱石

    这里是雨花石的故乡



    行走在南京

    犹如穿过历史的长廊

    汤山猿人

    北阴阳营遗址

    南朝石刻

    阳山碑材

    至今历历在目

    桃叶渡

    栖霞山

    燕子矶

    古城墙

    依然无限风光



    行走在南京

    可以听到这座城市的

    怦然心跳

    吴越兵戈

    楚汉相争

    三国开战

    南北朝硝烟犹在

    岳飞抗金

    靖难之役

    天京事变

    日寇屠城

    无不令人断肠



    从中山码头到中山陵

    南京是民国历史的

    建筑博物馆

    从签订《南京条约》

    的静海寺

    到插上红旗的总统府

    南京见证了中国近现代

    的百年苍桑



    如今

    南京的历史

    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紫金山天文台傲视苍穹

    指挥着飞船的载人翱翔

    宽敞的隧道穿江而过

    与一座座大桥交织成网

    具有百年历史的

    南京大学东南大学

    跻身于全国高校的

    领先行列

    素来重文轻商的南京人

    已经把经济的触手

    伸向异国他乡



    弘扬博爱思想

    推崇文明风尚

    古老的南京正向着

    现代文明的目标迈进

    诚如中山先生所言

    南京未来之发达

    将不可限量



    此刻

    六朝烟雨中的秦淮画舫

    正披着乌衣巷口的霞光

    带着桃花扇的芬芳

    承载着无数幸福与希望

    从我们的身边起航……

当前位置:首 页 >> 陈永昌文集>> 会员文集>> 文章列表

陈永昌 博学多才 谦逊为师——序《丁芒诗词教学点评》

作者:陈永昌   发布时间:2014-10-09 22:08:50   浏览次数:638

 

博学多才  谦逊为师

——序《丁芒诗词教学点评》

陈永昌

 

文艺是触类旁通的,古往今来,凡是大家,往往一专多能。譬如唐之李、杜,宋之苏、黄,明之唐、文,清之曹、袁,乃至现代的周、郭,莫不如此。丁芒先生亦然。

丁芒先生是我所敬重的前辈诗人、作家、文艺理论家和书法家。与历代的文艺大家一样,他的成就是多方面的:就创作而言,涉及诗歌、散文、小说、报告(传记)文学和书法;理论研究方面,涉及诗歌、散文、戏剧、影视、书画、音乐,等等。尤其在诗歌创作和诗歌理论方面的建树卓尔不群,可说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高峰之一。前几年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丁芒文集》(七卷本),长达六百余万字,俨然一座丰碑!

就拿他的诗歌创作来说吧,无论是新诗还是旧诗,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在当代均处于领先地位。他的新诗包括自由体、民歌体、半格律诗和散文诗;旧体诗包括古风、格律诗、词、曲、汉俳和自由曲。真是品种齐全,应有尽有,五光十色,绚丽多姿。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自由曲”,更是他的首创。

作为“两栖诗人”的丁老,他的创作生涯发端于旧诗,成名于新诗,而后是新、旧并举,再后来则致力于探索新旧诗体的融合,从而诞生了他的“自由曲”。可以说自由曲是丁老为中国诗歌的继承和发展而废寝忘食、殚精竭虑所生出的“宁馨儿”,它代表着中国诗歌的希望,昭示着中国诗歌的未来。惟其如此,著名学者、诗人程千帆教授读了这些新作后,兴奋地说:“新体与旧体的互相排斥甚至咒骂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它们之间的继承、渗透、融合终于接轨的时代即将或已经到来。丁芒先生的成就无疑是令人鼓舞的。”(《一部富有特色的诗集》)著名诗人臧克家先生也称赞丁老“尊传统,能入而又能出,富于传统精神,这是难能而又可贵的”。(《旧诗坛上闻新声》)丁老自己则更为明确地提出:“创新,是继承和借鉴的最终目的。如果不是为了创新,继承和借鉴都失去了意义。反之,没有很好的继承和借鉴,也就不能实现好的创新发展。”(《诗歌的继承、借鉴与创新》)

应当看到,我国的诗学理论特别是新诗的研究理论还是相当薄弱的。而丁芒先生在这方面做出了不懈的努力,并且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他曾先后出版过《诗的追求》、《丁芒诗论》、《丁芒诗论二集》以及《当代诗词学》等多种理论专著,全面而系统地阐述了他的关于诗歌研究的成果,对我国的诗学理论建设做出了宝贵的、不容忽视的贡献。

尤为可贵的是,丁老是理论与实践统一论者。他的诗学理论指导着他的诗歌创作实践;他的诗歌创作实践又不断深化、发展着他的诗学理论。这是一般的作家和学者所难以做到的。可以说丁芒先生是“学者型的作家”,也可说是“作家型的学者”,这两顶桂冠他都受之无愧。

这些年来,丁老在普及诗教、提携后学方面也做了大量的工作。他曾多次到工厂、学校和诗社等基层单位去开办诗歌讲座,系统而详实地讲授诗歌理论知识。他的那些诗论专著则是广大爱诗、学诗者的极好教材,已在读者中产生了良好的影响。

至于和诗歌爱好者的交往,更是广泛而又频繁,可说是遍及神州大地,甚至包括一些海外华人。他身边更有一批诗友和学生,常相往来,切磋诗艺。

2001年起,丁老应聘为中华诗词研修中心的导师,迄今已先后辅导过七十余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这些学员中既有文学青年,也有许多离退休干部,都是诗词爱好者,并已具有一定的创作水平。丁老的教学态度极其认真负责,对于学员寄来的作业,不仅逐首批改、细加点评,而且每每另外写信,谈些诗外的话题,包括处世做人的道理。

丁老一向率真谦逊、平易近人,这在他的教学生涯中同样表现出来。平时,他看待别人总是先看优点,对学员的作业也都在肯定优点的基础上,再指出不足之处,并提出中肯的修改意见。比如,有一首题为《网上销售农副产品》的五言绝句:“鲤鱼游上网,点击鼠标忙。梦寐三千载,如今赋小康。”丁老是这样点评的:“用现代口语写诗,并加以形象思维,是我一贯的主张。此诗虽短,倒也写得顺畅可读。尤以第一句为好,有自己的想象。第四句原文是‘农家歌小康’,与第三句衔接不畅,故改。”短短的几句话,既肯定了该诗的优点:“顺畅可读”、“有自己的想象”,又指出其缺点:末句“与第三句衔接不畅”,并提出了修改意见:将“农家歌小康”改为“如今赋小康”。这么小小改动一下,果然就顺畅了许多。

又如,有一首《水调歌头无题》开头这样写道:“哪里有公道?莫说是和非。青云没有直路,意倦鸟知归……”丁老对此大加赞赏:“《水调歌头》写得很好!我尤欣赏你撇开陈词滥调,运用‘口语轴’。当代旧体诗坛就应该充分利用当代口语入诗才对路。所以从这两篇作业来看,你在这方面的成就令人瞩目。另一篇作业是曲,当前写曲的人少,误认为曲律严。其实我认为不惯用口语,只一味采用古典诗词文言而成习惯,大概是其主要原因。曲最接近当代。诗词要改造为当代的东西,不妨走曲的道路,然后再进一步写‘自由曲’……”丁老热情地鼓励这位学员“撇开陈词滥调,运用‘口语轴’”,赞扬他“在这方面的成就令人瞩目”;同时借此宣传他的运用“口语轴”的一贯主张,并指出了诗词改革的方向和途径。这样由近及远、由个例到一般,既具体又鲜明的点评,非大家不可能做到。

再如,一首题为《答张树立同志》的自由曲这样写道:“说什么公道?打什么颠倒?现如今,谁把良心当成宝?跑官、买官、卖官——有多少争权夺利,斗角勾心,剑劈刀挑……”丁老首先肯定作者的“诗观是走在时代前列的”,“不是小改小革,而是创建新体投入到当代诗词改革洪流的最前列……说明你的改革观念的敏锐与深邃”;并指出“你敢于写这些,说明你的人品正直、刚毅,以诗匡世,激进观点鲜明”;接着又具体分析了这首自由曲的成功之处及其理由,让人读后心悦诚服。

当然,丁老对学员的作品也不是一味鼓励、盲目吹捧。对于那些带有倾向性的毛病,他会毫不客气、一针见血地指出来。例如有一首题为《老牛》的五言绝句:“拂露犁田去,披星返小棚。冬粮十担草,垂老尚躬耕。”丁老的评语是:“《老牛》写得一般化,缺点是太实,缺少诗味……诗的品位不高。”分析其“主要原因,没有把它作为诗来写,只是照生活原型作了格律化的叙述”。指出修改的方向是:“应另寻找‘突破口’(角度),自行立意,用意象化手法来写。”

丁老在为学员修改诗作后,往往写上这样一些语句:“不知这样改,当否?”、“这样修改,您意如何?”、“我一时想不出更好的句子,您还可再斟酌。”瞧,他完全是把自己和学员放在平等的位置上,以商量的口吻来说话,丝毫没有导师的架子。这对于一位已届耄耋之年的著名诗人、学者来说,如此谦恭,实不多见。

不仅如此,每年春节之前,丁老总要给学员寄上一幅自己的书法作品,表示节日的祝贺与对学业的勉励。这样厚待弟子的老师,在中外教育史上恐怕都是少见的。

本人有幸得识丁老二十余年,从他那里学到许多宝贵的东西,无论是作诗作文,还是做人方面,均受益匪浅。我相信通过这本《丁芒诗词教学点评》,会有更多的朋友得与丁老相识相知,并且也会和我有着同样感受的吧。

    通联:南京市玄武区银城东苑1111002

    邮编:210014          电话:18905185651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21    南京诗词学会官方网站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1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