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会员登陆

视频作品

本站公告

感悟南京


    感 悟 南 京

    孙尔台



    江南佳丽地

    金陵帝王州

    南京史称六朝古都

    十朝都会

    文化积淀深厚

    历代名人名著灿若星光



    自东晋南北朝起

    谢灵运为山水诗之鼻祖

    顾恺之人称三绝

    王曦之被尊为书圣

    《诗品》《文选》

    《文心雕龙》等巨著

    无不情采飞扬

    祖冲之的圆周率

    是中国古代科学之滥觞



    在古代诗词的巅峰时期

    李白登金陵凤凰台

    奠定了“金陵怀古”的

    美学思想

    刘禹锡杜牧的经典名句

    至今为世人传扬

    一代词宗李后主

    开婉约词风之先河

    李清照的闺情史诗

    声声透出委婉凄凉



    王安石叹六朝旧事

    残阳去棹

    辛弃疾在赏心亭上

    把吴钩看了

    栏干拍遍

    留下千古绝唱



    明清时期

    汤显祖的《牡丹亭》

    在南京首度登场

    孔尚任在《桃花扇》中

    塑造了秦淮八艳的形象

    吴敬梓的《儒林外史》

    为中国讽刺小说的基石

    曹雪芹的《红楼梦》

    说尽了石头城的

    繁盛与悲凉



    李渔造芥子园

    龚贤上扫叶楼

    石涛居乌龙潭

    姚鼐主持钟山书院

    袁枚写出《随园诗话》

    爱国主义思想家魏源

    在龙蟠里放眼五大洋



    自“五四”以来

    朱自清俞平伯的

    同名散文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成为文坛佳话

    陶行知吴贻芳教书育人

    桃李芬芳

    林散之傅抱石泼墨挥毫

    奠定了南京的霸主地位

    金牛湖畔的《茉莉花》

    更是为灿烂的中华文化

    争得荣光



    美哉南京

    山水与城林相映成趣

    古老与现代融为一体

    阅江楼上

    看大江东去

    大成殿前

    听书声朗朗

    南京人爱树

    南京是绿色的海洋

    南京人爱花

    更爱梅花的幽香

    南京人爱静

    常在莫愁湖边小憩

    南京人爱石

    这里是雨花石的故乡



    行走在南京

    犹如穿过历史的长廊

    汤山猿人

    北阴阳营遗址

    南朝石刻

    阳山碑材

    至今历历在目

    桃叶渡

    栖霞山

    燕子矶

    古城墙

    依然无限风光



    行走在南京

    可以听到这座城市的

    怦然心跳

    吴越兵戈

    楚汉相争

    三国开战

    南北朝硝烟犹在

    岳飞抗金

    靖难之役

    天京事变

    日寇屠城

    无不令人断肠



    从中山码头到中山陵

    南京是民国历史的

    建筑博物馆

    从签订《南京条约》

    的静海寺

    到插上红旗的总统府

    南京见证了中国近现代

    的百年苍桑



    如今

    南京的历史

    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紫金山天文台傲视苍穹

    指挥着飞船的载人翱翔

    宽敞的隧道穿江而过

    与一座座大桥交织成网

    具有百年历史的

    南京大学东南大学

    跻身于全国高校的

    领先行列

    素来重文轻商的南京人

    已经把经济的触手

    伸向异国他乡



    弘扬博爱思想

    推崇文明风尚

    古老的南京正向着

    现代文明的目标迈进

    诚如中山先生所言

    南京未来之发达

    将不可限量



    此刻

    六朝烟雨中的秦淮画舫

    正披着乌衣巷口的霞光

    带着桃花扇的芬芳

    承载着无数幸福与希望

    从我们的身边起航……

当前位置:首 页 >> 冯亦同文集>> 会员文集>> 文章列表

冯亦同 鼎山下的新绿——从南邮学生的一首新诗谈起

作者:冯亦同   发布时间:2013-12-08 22:19:44   浏览次数:769

 

鼎山下的新绿

——从南邮学生的一首新诗谈起

冯亦同

 

为你写下一首诗

没有韵脚

意象长了翅膀

拍落堆积的尘泥

 

为你写下一首诗

不定主题

比喻脱下隐形的衣

换上新制的裙

 

为你写下一首诗

用我潦草的字迹

停止呼吸的记忆

凝固在那团黑色的墨里

 

为你写下一首诗

在初冬的夜里

跳不动的空白

呆看沉默的笔

 

这是一位南京邮电大学学生的新诗习作。作者通过南京诗词学会官网传给了我,因为我和诗词学会几位同仁刚刚去过南邮,在仙林大学城的新校区,结识了该校景栖诗社的年轻诗友。这群理工科大学生对诗歌所表现出的兴趣、创作和研习诗歌的热忱,真切地感染着我这个五十年前也是在大学校园里开始了诗歌习作的“老学生”。在我与他们交流的过程中,有两位新诗作者给我印象较深:女生叫田灿灿、男生叫姜桂良,年龄大概都在二十上下,我评点田灿灿的短诗《岛》时,曾笑问作者“芳龄几何”,答曰“十九”。这位来自贵州的姑娘名如其人,一脸灿烂的笑容,映着鹅黄色的羽绒衫,真象是冬日里的一抹朝阳。那位男生比较矜持,我读了他的一首像是写爱情的短诗《如果可能》,建议题目能否再简化些,叫《如果》行不行?他在后来的交谈中直言“还是《如果可能》好”。我听后肯定了他的坚持,因为他是诗的作者,应该相信并尊重他的语感与“自主权”:为什么为了“简洁”而要他放弃情歌中的关键词“可能”呢,我差点做了文苑里的“九斤老太”。

因此当我读到这首没有署名的《为你写诗》时,眼前一亮中,脑屏上也跳出两个年轻人的形影。因为附诗的信函中有“如果可能的话,请冯亦同老师评点这首拙作”——“如果可能”四个字让我联想起姜桂良来,小伙子腼腆又严肃的目光似乎在眼前闪动,然而细读全篇并经转信人尔台先生证实,才知道此诗并非他所写。作者是谁,暂且不表,让我们先来赏读这首刚刚出炉的《为你写诗》。

全诗四小节,每节第一句完全相同:“为你写下一首诗”如一根红线,串起四个不同的段落,先合后分,层层深入,结构严谨,整齐有序。看似自由的新诗,实际上也要精心剪裁和巧妙构思,作者懂得这个道理。第一、第二小节,采取了“反常合道”的手法和思路,从“无”到“有”地表述这首“诗”究竟“怎样写”和“写什么”:它可以“没有韵脚”、“不定主题”,但不能没有“意象”,不能不用“比喻”——为此,作者让“意象长出了翅膀/拍落堆积的尘泥”,表现出冲天一飞的勇气和决心;又有脚踏实地的努力,要让“比喻脱下隐形的衣/换上新制的裙”:正是这个“裙”字在不经意间“自曝”了写诗人的性别,让这首雾里看花的朦胧诗更贴近作者自己、更具有立体感。我们大致可以推断出,这是一位富有才情的女生向她心中的“你”作出别开生面的“诗的告白”。

接下去的三、四小节,才是这番内心独白的主体,作者从两个更为真实、生活又富有表现力的细节上展开:一个是“用我潦草的字迹/停止呼吸的记忆/凝固在那团黑色的墨里”——写诗最重要的元素是情感的投入,字迹虽“潦草”,却带着生命般珍贵的“记忆”(哪怕停止了“呼吸”)也要“凝固”在永恒的墨迹里;另一个是“在初冬的夜里/跳不动的空白/呆看沉默的笔”——“初冬的夜”既点明写作时间,也渲染和烘托全篇的气氛,让“我为你写下一首诗”这个“没有韵脚”又“主题未定”的抒情短章所饱含的情思与意境,得到进一步开拓与升华:除了一行行凝成墨迹的文字,有生命的跃动与呼啸;那片“跳不动的空白”(我的理解是“纸张”)及其面对的那支“沉默的笔”,也在欲说还休的戛然而止中,显现出静默与沉思的力量——它们和作者一样,未尝不怀有满腹的心事,甚至会“言有尽、意无穷”地在思索和遐想:“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这是我从最后一行诗中的“呆看”二字上猜度的(“呆看”近似“出神”和“痴望”),也许是我的“过度解读”,但愿不致曲解和违背了作者的本意。

在我看来,这是一首焕发着青春热情,编织着成长的足迹、理想与岁月感悟的“追求之歌”,犹如冬日里的阳光,犹如仙林大学城天地广阔、高楼林立中随处可见的沁人绿色,平凡中充满朝气,清新里蕴蓄着芬芳。如果要具体地追问诗中的“你”,我想可以是一个思念和爱慕的对象,也可是一种情怀、一种情愫抑或一个梦想、一个憧憬。写到这里,该交代这首诗作者的姓名了,也许聪明的读者已经猜到:她就是本文开头提到两位新诗作者之一、有着灿然笑容的田灿灿同学。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参加过当时还位于闹市区的邮电学院校园文化活动,接触过当年“文学热”中爱好诗歌的南邮学子们,其中一位名叫侍子文的同学,在毕业许多年后仍同我保持通讯联系,前不久南京诗词学会官网上发表了他从加拿大寄来的汉俳组诗《初冬思金陵》。三十年过去,与往昔的城区校园相比,今日仙林大学城的南邮新校区不知扩大了多少倍——那天我和诗词协会同仁走进新校区的大门时,迎面看到一尊仿照青铜国宝“司母戊鼎”塑造的巨型雕像,开始我还有点纳闷;走过雕像,远望校园大道尽头的一座青山,我以为它在校园之外,谁知知情者说它叫“鼎山”就在校园中,山那边还有校舍和园林呢。我着实吃了一惊,继而思忖:难怪建校人要用那尊象征着悠久、厚重、光荣与梦想的无价国宝,来激励和陶冶新世纪的莘莘学子。

此刻,当我完成这篇新诗点评的时候,我又想到了那片铺展在江南原野上的校园青山和满眼绿色。如果说山如其名,一个“鼎”字所代表的仅仅是山之高、地之广或学校规模之大,那是远远不够的;诠释其深刻的人文内涵、展示其生命活力和蓬勃朝气,延伸其历史和现实的“纵深线”,恰恰是生活、学习、成长和歌唱在这里的“人生花季”——无数个二十岁上下的“田灿灿”和“姜桂良”!因此,我给这篇短文起了《鼎山下的新绿》这个题目,并以此寄语和祝福景栖诗社的朋友们以及他们的同窗学友。                  2013年岁末,时令“大雪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21    南京诗词学会官方网站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1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