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重要通知

    尊敬的读者作者朋友:

    本站因建站时间久远,与电脑系统越来越不兼容,许多功能,包括评论、搜索和投稿箱都已不能使用(只有极个别的老电脑用户尚可投稿)。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会决定重新建站。目前新站已开始试运行,大家可点击进入:

    http://www.njscxh.cn

    或用手机扫描本站广告栏的二维码登录。

    投稿邮箱依然为:

    sunertai@163.com

    因新网刚刚筹建,在网上难以查询,务请大家在电脑和手机上妥善收藏保存,以保持联系。

    新网站建立后,指导思想也随之有所改变,工作重心将更加突出学会的工作主线,更加突出“美丽古都、创新名城和建设强富美高新南京”的创作思想,更加强调为南京的经济文化和社会发展服务。注重发表专题性的专辑、合辑,组诗(长诗)、论文和通讯等。谢谢。

    让我们在新的官网再见。

     

     

     

视频作品

本站公告

感悟南京


    感 悟 南 京

    孙尔台



    江南佳丽地

    金陵帝王州

    南京史称六朝古都

    十朝都会

    文化积淀深厚

    历代名人名著灿若星光



    自东晋南北朝起

    谢灵运为山水诗之鼻祖

    顾恺之人称三绝

    王曦之被尊为书圣

    《诗品》《文选》

    《文心雕龙》等巨著

    无不情采飞扬

    祖冲之的圆周率

    是中国古代科学之滥觞



    在古代诗词的巅峰时期

    李白登金陵凤凰台

    奠定了“金陵怀古”的

    美学思想

    刘禹锡杜牧的经典名句

    至今为世人传扬

    一代词宗李后主

    开婉约词风之先河

    李清照的闺情史诗

    声声透出委婉凄凉



    王安石叹六朝旧事

    残阳去棹

    辛弃疾在赏心亭上

    把吴钩看了

    栏干拍遍

    留下千古绝唱



    明清时期

    汤显祖的《牡丹亭》

    在南京首度登场

    孔尚任在《桃花扇》中

    塑造了秦淮八艳的形象

    吴敬梓的《儒林外史》

    为中国讽刺小说的基石

    曹雪芹的《红楼梦》

    说尽了石头城的

    繁盛与悲凉



    李渔造芥子园

    龚贤上扫叶楼

    石涛居乌龙潭

    姚鼐主持钟山书院

    袁枚写出《随园诗话》

    爱国主义思想家魏源

    在龙蟠里放眼五大洋



    自“五四”以来

    朱自清俞平伯的

    同名散文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成为文坛佳话

    陶行知吴贻芳教书育人

    桃李芬芳

    林散之傅抱石泼墨挥毫

    奠定了南京的霸主地位

    金牛湖畔的《茉莉花》

    更是为灿烂的中华文化

    争得荣光



    美哉南京

    山水与城林相映成趣

    古老与现代融为一体

    阅江楼上

    看大江东去

    大成殿前

    听书声朗朗

    南京人爱树

    南京是绿色的海洋

    南京人爱花

    更爱梅花的幽香

    南京人爱静

    常在莫愁湖边小憩

    南京人爱石

    这里是雨花石的故乡



    行走在南京

    犹如穿过历史的长廊

    汤山猿人

    北阴阳营遗址

    南朝石刻

    阳山碑材

    至今历历在目

    桃叶渡

    栖霞山

    燕子矶

    古城墙

    依然无限风光



    行走在南京

    可以听到这座城市的

    怦然心跳

    吴越兵戈

    楚汉相争

    三国开战

    南北朝硝烟犹在

    岳飞抗金

    靖难之役

    天京事变

    日寇屠城

    无不令人断肠



    从中山码头到中山陵

    南京是民国历史的

    建筑博物馆

    从签订《南京条约》

    的静海寺

    到插上红旗的总统府

    南京见证了中国近现代

    的百年苍桑



    如今

    南京的历史

    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紫金山天文台傲视苍穹

    指挥着飞船的载人翱翔

    宽敞的隧道穿江而过

    与一座座大桥交织成网

    具有百年历史的

    南京大学东南大学

    跻身于全国高校的

    领先行列

    素来重文轻商的南京人

    已经把经济的触手

    伸向异国他乡



    弘扬博爱思想

    推崇文明风尚

    古老的南京正向着

    现代文明的目标迈进

    诚如中山先生所言

    南京未来之发达

    将不可限量



    此刻

    六朝烟雨中的秦淮画舫

    正披着乌衣巷口的霞光

    带着桃花扇的芬芳

    承载着无数幸福与希望

    从我们的身边起航……

当前位置:首 页 >> 孙尔台文集>> 会员文集>> 文章列表

孙尔台 读兰兰诗作有感

作者:孙尔台   发布时间:2013-05-06 16:54:30   浏览次数:543

 

读兰兰诗作有感

孙尔台

 

前几年,我参与了“诗意名城”大赛的评奖工作。那次全国各地共有五千多首作品参评,经过几轮筛选后尚有五百首新旧体诗进入终评,而最终能获得一二三等奖的只是前二十名的作品。终评是通过网上进行的,作者的姓名都被一一隐去,最后按评委的评分一一统计出成绩和排名次序。所以直到最后揭晓时我才欣喜地发现,兰兰的一首《乌衣巷》在获奖作品中已赫然有名。

南京的诗人写南京自然有很大的优势,因为作品能融入更多的情感。但南京诗人写南京又未必都能获奖,这可能是因为过于熟悉的生活又往往难以让人萌发出更新的感悟。这就是全国性的诗歌大赛对南京诗人的挑战,自然也是对兰兰的一次挑战。

在兰兰的这首《乌衣巷》中,她在夕阳辉映的意境下拉开了乌衣巷的历史画卷,让王谢堂前的雨燕穿越其间,见证了古都金陵的千年沧桑。最后,在她的描绘下,刘禹锡便如同一抹诱人的斜阳,久久地伫立在那里。整个作品可谓形色俱全,达意丰富,寄情深远,所以在几轮的筛选中,这首诗都被保留了下来。

不过事后兰兰多次说过,她自己最钟爱的其实是那首同时申报的《随园》。既然同出一手,水平一定也相当的高,但为何未能获奖,我自然不得而知,因为这完全取决于评委个人的审美取向。兰兰在这首《随园》中写到:自从曹雪芹走后,便与大观园和金陵十二钗一同迁徙,前往一百二十回的故事里,演绎离合悲欢。这样的铺陈,开宗明义地交代了随园的来历,以及与《红楼梦》的深厚渊源,自然是一种较为深沉的表述,所蕴涵的思想内容也相当丰富。然而,在面对来自全国不同地方的评委时,可能情景交融的《乌衣巷》更能夺人眼球。这是我的一点揣测,并不是对这首诗有什么批评,只是说出来引起兰兰的注意罢了。

兰兰之所以总是努力地把诗歌创作融入思想的深度,这可能与她博览群书的丰富积累有关。在南京这样一个文化积淀深厚的城市,兰兰这样一个资历不深的青年人,却能在2000年荣膺南京的读书状元称号,实属不易。她在《我的文学之路》一文中曾经说过,文革时她少不更事,只是受母亲的熏陶爱上了读书,并从此开始与书为伴。作为南京的读书状元,兰兰自然会钟情于袁枚的那种率性,也更追崇那种“有滋有味地游弋在山水与风情之间,让跌宕起伏的人生和才学随心所欲地放达”的生活,所以她一直看好自己的那首《随园》也就不难理解了。

在兰兰有关南京的一些诗作中,还有《南京明城墙》《登金陵凤凰台》和《中山陵》《南京的梅花山》等作品,都十分的优秀。除了表现出较为独特的想象之外,兰兰还把自己对南京的眷恋之情细细地渗入其中。所以在她的眼里,三十三公里长的城桓如同散落成绝版的线装书,只能断断续续读出其中用浓墨、枯笔书写的经典。墙缝也老得只剩下半睁半闭的眼裂,在困顿中侧听着历史的回声。而吴宫的花草早已留在了李白诗歌的幽径里,与晋贤阮籍的衣冠塚寂静为伴。姹紫嫣红的梅花山在万木复苏后,只是留下一片绿色的背影,默默退隐姹紫嫣红的深处,将生命自在的佛理来细细品读。《中山陵》则是这些诗作中较为大气的一首作品,在兰兰的笔下,孙中山先生站着是一面天下为公的旗帜,躺下是一尊浩气长存的警钟。这些都显示了兰兰作为金陵诗人所特有的视野和才情,让人读后流连其中,并品味到一种久违的六朝烟水气息。

兰兰的情感是丰富的,所以她不仅喜欢用诗来描述金陵的前世今生,还喜欢用诗来探索人生的坎坷与生命的真谛。她深知生命是单行线,没有轮回没有来生;生命的核,是一条流淌深情的爱河,水盈而生命润,水枯而生命竭。她更希望自己是一片云,一片多情的云,一片单纯的云。自由自在地云游,浪迹天涯,期望遇见命定的情缘,期望遇见欣赏自己和自己欣赏的爱人。她在描绘爱情时说,我的目光,是一条线,无论你走得有多远,都会缠绕成千千结。你的眼睛,是一张网,无论我的白天黑夜,都离不开疏密的环抱。就这样,彼此相看,一任经纬相织,纵横交错。对于生活的悲欢离合,她也更感叹于中秋的明月,在阴晴圆缺的轮回里,悟透了喜怒哀乐,人情冷暖;在古往今来的磨砺中,看尽了生离死别,沧海桑田。

读了这些诗作,我明显地感受到了一个诗人的纯美心田和对生活的四射激情。这种纯美与激情自然与她的成长历程有关,也是她的一大优势。但如果从问题来讲,这也可能会是一种不足,因为生活的体验更需要的是沧桑与历练,哪怕短暂的黑暗也会给人更加明亮的目光。在这次作品品读会上,姚忠瑞先生就提出了类似的问题,说得也不无道理。但毕竟年龄决定阅历,历史不可重复。怎么补上这一课,我想唯有更多地深入生活,关注民生,把思想扎根在低层,从生活的种种酸甜苦辣中汲取丰富的营养。

我与兰兰相识已有十多年,到文联后不久就参加了她的作品研讨会。此后还经常共同参加活动,接待四方友人,穿行过神龙架的山峦。兰兰的日常交际也很广泛,老一辈的金陵作家都是她的良师益友,所以每次的作品研讨会都是高朋满座,甚至成了诗人作家的一个盛会;而老一辈的言传身教也自然会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她的人格塑造,这就是她的最大美德,勤奋、正直与友善。

兰兰生活在南京这块土地上是幸福的,兰兰生活在这个时代也是幸福的,愿兰兰的艺术之花不断迸发出更加夺目的光彩。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20    南京诗词学会官方网站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0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