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会员登陆

视频作品

本站公告

感悟南京


    感 悟 南 京

    孙尔台



    江南佳丽地

    金陵帝王州

    南京史称六朝古都

    十朝都会

    文化积淀深厚

    历代名人名著灿若星光



    自东晋南北朝起

    谢灵运为山水诗之鼻祖

    顾恺之人称三绝

    王曦之被尊为书圣

    《诗品》《文选》

    《文心雕龙》等巨著

    无不情采飞扬

    祖冲之的圆周率

    是中国古代科学之滥觞



    在古代诗词的巅峰时期

    李白登金陵凤凰台

    奠定了“金陵怀古”的

    美学思想

    刘禹锡杜牧的经典名句

    至今为世人传扬

    一代词宗李后主

    开婉约词风之先河

    李清照的闺情史诗

    声声透出委婉凄凉



    王安石叹六朝旧事

    残阳去棹

    辛弃疾在赏心亭上

    把吴钩看了

    栏干拍遍

    留下千古绝唱



    明清时期

    汤显祖的《牡丹亭》

    在南京首度登场

    孔尚任在《桃花扇》中

    塑造了秦淮八艳的形象

    吴敬梓的《儒林外史》

    为中国讽刺小说的基石

    曹雪芹的《红楼梦》

    说尽了石头城的

    繁盛与悲凉



    李渔造芥子园

    龚贤上扫叶楼

    石涛居乌龙潭

    姚鼐主持钟山书院

    袁枚写出《随园诗话》

    爱国主义思想家魏源

    在龙蟠里放眼五大洋



    自“五四”以来

    朱自清俞平伯的

    同名散文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成为文坛佳话

    陶行知吴贻芳教书育人

    桃李芬芳

    林散之傅抱石泼墨挥毫

    奠定了南京的霸主地位

    金牛湖畔的《茉莉花》

    更是为灿烂的中华文化

    争得荣光



    美哉南京

    山水与城林相映成趣

    古老与现代融为一体

    阅江楼上

    看大江东去

    大成殿前

    听书声朗朗

    南京人爱树

    南京是绿色的海洋

    南京人爱花

    更爱梅花的幽香

    南京人爱静

    常在莫愁湖边小憩

    南京人爱石

    这里是雨花石的故乡



    行走在南京

    犹如穿过历史的长廊

    汤山猿人

    北阴阳营遗址

    南朝石刻

    阳山碑材

    至今历历在目

    桃叶渡

    栖霞山

    燕子矶

    古城墙

    依然无限风光



    行走在南京

    可以听到这座城市的

    怦然心跳

    吴越兵戈

    楚汉相争

    三国开战

    南北朝硝烟犹在

    岳飞抗金

    靖难之役

    天京事变

    日寇屠城

    无不令人断肠



    从中山码头到中山陵

    南京是民国历史的

    建筑博物馆

    从签订《南京条约》

    的静海寺

    到插上红旗的总统府

    南京见证了中国近现代

    的百年苍桑



    如今

    南京的历史

    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紫金山天文台傲视苍穹

    指挥着飞船的载人翱翔

    宽敞的隧道穿江而过

    与一座座大桥交织成网

    具有百年历史的

    南京大学东南大学

    跻身于全国高校的

    领先行列

    素来重文轻商的南京人

    已经把经济的触手

    伸向异国他乡



    弘扬博爱思想

    推崇文明风尚

    古老的南京正向着

    现代文明的目标迈进

    诚如中山先生所言

    南京未来之发达

    将不可限量



    此刻

    六朝烟雨中的秦淮画舫

    正披着乌衣巷口的霞光

    带着桃花扇的芬芳

    承载着无数幸福与希望

    从我们的身边起航……

当前位置:首 页 >> 陈永昌文集>> 会员文集>> 文章列表

时代呼唤“大诗”

作者: 陈永昌   发布时间:2013-02-03 21:33:40   浏览次数:519

 

     时代呼唤“大诗”

    陈永昌

 

当今我国的报纸(诗报除外)很少发表诗歌作品,即便有些报纸偶尔发一点短诗,也多半是作为点缀或补白。究其原因,我以为主要还在于诗歌本身,远离生活,脱离群众,败坏了读者的味口,致使读者人数锐减。长此下去,令人担忧!

中国是个诗的国度,中华民族是个诗的民族,自古以来就有着光辉灿烂的诗歌传统。滔滔黄河水浇灌出的《诗经》,滚滚长江浪拍激出的《楚辞》,宛如两脉巨大无比的乳腺,世世代代哺育着成千上万的诗人。从屈原、曹操、李白、杜甫、白居易、陆游、苏轼、辛弃疾,直到毛泽东、郭沫若、艾青、臧克家、郭小川、贺敬之……诗国的天宇上真个是群星璀璨,光焰夺目,他们写下的瑰丽篇章何止万千!毋庸置疑,无论是唐诗、宋词、元曲,还是现代新诗,都是诗人们智慧、心血和汗水的结晶,是我们民族文化宝库中的瑰宝,也是我们民族的骄傲!

然而,近些年来中国诗歌(包括传统诗词和新诗)似乎出现一种徘徊不前的态势。诗坛上一些人不关心日新月异地变化着的大千世界,远离工农兵的火热生活,而是沉浸在个人的小天地里,玩味小花小草和私人感情;一些人习惯于大而化之、人云亦云、毫无个性地歌颂,甚至仍以标语口号入诗;还有一些人热衷于从故纸堆里寻找诗题和灵感,写出的诗自然没有时代感和生活气息,倘若隐去作者姓名,简直分不清出自哪朝哪代,有人谑之为“假古董”。

上述种种状况如不彻底改变,就很难出现能够动人心魄的传世之作,也很难出现真正意义上的大诗人。

诚然,写亲情、友情、爱情等个人私情的诗歌,真正写得好也可以引起他人的共鸣。但是,这与我们历代的大诗人们那种气吞山河、忧国忧民的博大情怀相比较,毕竟显得过于苍白、渺小了。有出息的诗人应当寻找高阔的视角,大笔谱写时代主旋律,多写能够反映人民群众精神风貌、引导人们积极向上的大题材。只有这样,个人的审美创造才能在广大人民群众中得到共鸣,也只有这样,才能写出气势恢宏的壮丽诗篇。

令人欣喜的是,去年在纪念反法西斯胜利50周年的时候,各地报刊均出现了一批感情激越、较有力度和深度的诗歌作品。比如发表在金陵晚报上的《狂雪——为被日寇屠杀的30多万南京军民招魂》(作者:王久辛)这首长诗,虽然构思还不够精巧,语言也还比较粗糙,但它喊出了作为一个中国人、特别是中国军人的心声:

那种耻辱

那种奇耻大辱

在我辽阔的大地一样的心灵中

如狂雪缤纷

表现着我无尽的思绪

……

这种强烈的民族自尊感有其代表性,因而也极易产生共鸣;

如果没有撞破头的精神

青铜的黄钟便永远哑默

更道出了“唯有斗争,才能胜利”这一朴素的真理。

    又如发表在南京日报上的《庄严的凭吊——写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作者:王德安),诗虽短小,容量却很大,能引发人们许多联想,从而收到“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效果。诗人在描述中日两国的凭吊者都“哭倒在这里”之后,这样写道:

展览厅把惭愧和哀痛

掺和成清醒剂

抹在两个民族的太阳穴

这一形象的比喻,揭示了中日两国人民都将永远记取这一血的教训,永远反对战争、热爱和平的强烈心愿。

为什么在纪念反法西斯胜利50周年的那一阶段能涌现出一批有分量、大气磅礴的诗歌呢?原因很简单,诗人们和广大人民群众一样,都痛恨那场战争,痛恨法西斯和一切战争狂人!这就说明有了深切的爱和恨,才能写出真正的好诗来。

如今,我们所处的时代是新旧交替、飞速发展的时代,我们国家正在改革开放、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旗帜下向着21世纪高歌猛进,我们的诗人有责任去歌颂人民群众在前进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英雄气概、英雄业缋和昂扬的奋斗精神。

古往今来,凡是积极向上、繁荣昌盛的时代,都会涌现出一大批与之相适应的优秀诗作和诗人。我国历史上的所谓“汉唐气象”便是明证。及至“五四”时代,以郭沫若的《女神》为代表的新诗,一出世便以狂飙突进式的雄浑豪放的个性解放精神引人瞩目,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本世纪五十年代,马铁丁的《向困难进军》也同样大气磅礴、激动人心,真实、准确地反映出那个时期我国人民的精神风貌。

一切优秀的诗人总是与人民群众同呼吸、共命运的,经常倾听人民群众的心声,关心他们的疾苦,并且勇做他们的代言人。白居易的《卖炭翁》、杜子美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以及当代诗人臧克家的《老马》等等,之所以那么深入人心,深受人们喜爱,正是因为它们都从不同的角度表现了黑暗的旧社会劳苦大众的悲惨命运,反映出他们的愿望和呼声。

本世纪八十年代初,叶文福的《将军,不能那样做》、熊召政的《举起森林般的手,制止》等诗,都从不同的角度揭露了社会上的丑恶现象,并加以有力的抨击,道出了人民群众的心声。所以一经发表,立刻引起强烈的社会反响,许多警句广为流传。

值得一提的是,真正的好诗一定是感情真挚、勇于讲真话的作品,倒不在于内容是歌颂赞美,还是揭露枇判;同时还应指出,只要生活中还有阴暗的角落和丑恶的现象存在,就应当允许有揭露和批判的诗歌。每一个热爱生活、有社会责任感的诗人,都应当嫉恶如仇,狠狠鞭笞一切腐朽的、丑恶的东西。因为这些都是我们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拦路虎,不清除掉它们,社会就不能快速发展,社会主义事业就会受到损害。

纵观我国文学史,大凡深入人心的名篇佳构,往往都是反映民间疾苦、批判腐朽没落的题材;相反,历代御用文人们那些专事歌功颂德、一味粉饰太平的诗歌,则很少有人记住它们。当然时代不同了,我们今天的社会毕竟是以光明为主的,无疑歌颂理应多于批判。

如前所述,我们正处在一个新旧交替的、跨世纪的年代,这个时期对于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以及每一个人都有着特殊的意义,作为诗人对此应有充分的认识,此即所谓“世纪意识”;同时,还应具有充分的“宇宙意识”,亦即要胸怀六合,关注全人类。当今世界,人类的生存环境越来越遭到破坏,人类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狭小。一些科学发达的国家正在谋求向别的星球发展,以拓展人类的生存空间。作为一个诗人,如果对这一切漠不关心,而是沉湎在个人的小小悲欢里,那么写出来的作品也必然是轻飘的、苍白的,不可能有太大的价值。只有当诗人具备了世纪意识和宇宙意识之后,才有可能写出高屋建瓴、大气磅礴的诗篇来。时代呼唤这样的诗篇!人民需要这样的诗人!

                                                                                       1995.10.于南京随园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21    南京诗词学会官方网站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1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