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重要通知

    尊敬的读者作者朋友:

    本站因建站时间久远,与电脑系统越来越不兼容,许多功能,包括评论、搜索和投稿箱都已不能使用(只有极个别的老电脑用户尚可投稿)。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会决定重新建站。目前新站已开始试运行,大家可点击进入:

    http://www.njscxh.cn

    或用手机扫描本站广告栏的二维码登录。

    投稿邮箱依然为:

    sunertai@163.com

    因新网刚刚筹建,在网上难以查询,务请大家在电脑和手机上妥善收藏保存,以保持联系。

    新网站建立后,指导思想也随之有所改变,工作重心将更加突出学会的工作主线,更加突出“美丽古都、创新名城和建设强富美高新南京”的创作思想,更加强调为南京的经济文化和社会发展服务。注重发表专题性的专辑、合辑,组诗(长诗)、论文和通讯等。谢谢。

    让我们在新的官网再见。

     

     

     

视频作品

本站公告

感悟南京


    感 悟 南 京

    孙尔台



    江南佳丽地

    金陵帝王州

    南京史称六朝古都

    十朝都会

    文化积淀深厚

    历代名人名著灿若星光



    自东晋南北朝起

    谢灵运为山水诗之鼻祖

    顾恺之人称三绝

    王曦之被尊为书圣

    《诗品》《文选》

    《文心雕龙》等巨著

    无不情采飞扬

    祖冲之的圆周率

    是中国古代科学之滥觞



    在古代诗词的巅峰时期

    李白登金陵凤凰台

    奠定了“金陵怀古”的

    美学思想

    刘禹锡杜牧的经典名句

    至今为世人传扬

    一代词宗李后主

    开婉约词风之先河

    李清照的闺情史诗

    声声透出委婉凄凉



    王安石叹六朝旧事

    残阳去棹

    辛弃疾在赏心亭上

    把吴钩看了

    栏干拍遍

    留下千古绝唱



    明清时期

    汤显祖的《牡丹亭》

    在南京首度登场

    孔尚任在《桃花扇》中

    塑造了秦淮八艳的形象

    吴敬梓的《儒林外史》

    为中国讽刺小说的基石

    曹雪芹的《红楼梦》

    说尽了石头城的

    繁盛与悲凉



    李渔造芥子园

    龚贤上扫叶楼

    石涛居乌龙潭

    姚鼐主持钟山书院

    袁枚写出《随园诗话》

    爱国主义思想家魏源

    在龙蟠里放眼五大洋



    自“五四”以来

    朱自清俞平伯的

    同名散文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成为文坛佳话

    陶行知吴贻芳教书育人

    桃李芬芳

    林散之傅抱石泼墨挥毫

    奠定了南京的霸主地位

    金牛湖畔的《茉莉花》

    更是为灿烂的中华文化

    争得荣光



    美哉南京

    山水与城林相映成趣

    古老与现代融为一体

    阅江楼上

    看大江东去

    大成殿前

    听书声朗朗

    南京人爱树

    南京是绿色的海洋

    南京人爱花

    更爱梅花的幽香

    南京人爱静

    常在莫愁湖边小憩

    南京人爱石

    这里是雨花石的故乡



    行走在南京

    犹如穿过历史的长廊

    汤山猿人

    北阴阳营遗址

    南朝石刻

    阳山碑材

    至今历历在目

    桃叶渡

    栖霞山

    燕子矶

    古城墙

    依然无限风光



    行走在南京

    可以听到这座城市的

    怦然心跳

    吴越兵戈

    楚汉相争

    三国开战

    南北朝硝烟犹在

    岳飞抗金

    靖难之役

    天京事变

    日寇屠城

    无不令人断肠



    从中山码头到中山陵

    南京是民国历史的

    建筑博物馆

    从签订《南京条约》

    的静海寺

    到插上红旗的总统府

    南京见证了中国近现代

    的百年苍桑



    如今

    南京的历史

    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紫金山天文台傲视苍穹

    指挥着飞船的载人翱翔

    宽敞的隧道穿江而过

    与一座座大桥交织成网

    具有百年历史的

    南京大学东南大学

    跻身于全国高校的

    领先行列

    素来重文轻商的南京人

    已经把经济的触手

    伸向异国他乡



    弘扬博爱思想

    推崇文明风尚

    古老的南京正向着

    现代文明的目标迈进

    诚如中山先生所言

    南京未来之发达

    将不可限量



    此刻

    六朝烟雨中的秦淮画舫

    正披着乌衣巷口的霞光

    带着桃花扇的芬芳

    承载着无数幸福与希望

    从我们的身边起航……

当前位置:首 页 >> 孙尔台文集>> 会员文集>> 文章列表

高考和九品中正制

作者:孙尔台   发布时间:2013-01-04 09:38:45   浏览次数:438

    读大学时我对历史课本并不感兴趣,因为高考时该背的都背了,说来说去还是那些内容。但老师是文革后落实政策回来的,心里憋了一肚子的火,总喜欢不时地影射几句,发一点怨气,结果反而把枯燥的历史课讲得有声有色的。

    谈到历史,谈到影射,我就想到了曹丕发明的九品中正制,这是历史课里我印象最深的一个内容,因为我的感触太深了。所谓九品中正制就是把官员分为上上、上中、上下、中上、中中、中下、下上、下中、下下九等,以便朝廷量才录用。但到了后来,九品中正制反而成了官员们世袭的依据,出现了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的现象。这说明社会制度不好,再好的政策执行起来也会走样,就像文革中推荐工农兵大学生的事情一样。

    我在这里丝毫没有故意贬低工农兵大学生之意。在我看来,作为学生,能上大学就是获得一次学习的机会,让谁上都是一种幸运,至于这个制度好不好那不是学生的事。我有几个同学就是抓到了这个机会,勤奋学习,刻苦钻研,后来都成了大教授、大专家,这是他们的造化,我也挺佩服他们的。但也有的人得到了这种机会却不会用,学了几年后还是一脑袋的浆糊,还是回到厂里当一个普通的工人。我也不是看不起工人,只是觉得他本应该更有作为。即使当个工人,也要当得堂堂正正,甚至轰轰烈烈。我的同学大多数是插队回来当工人的,但其中的不少人后来一直当到了经理、主任、书记、厂长,成了企业的领导和骨干;还有的人成了艺术家或者作家、编辑、记者什么的,照样都成就了自己的一番事业。所以我认为,读书是个好机会,人人都想读,至于能不能读好,那是你个人的能力问题;但让不让你读书,有没有一个公平的机会,那就是社会的问题了。于是我就想到了推荐工农兵大学生的事,想到了九品中正制,并没有其它的什么意思。

    没经过那个时代的人,就不可能知道文革中那些荒唐事。我想毛主席提出推荐工农兵上大学的时候,肯定没想到会搞成个九品中正制。他的本意是砸烂反动的教育路线,但他没想到砸烂了高考这个规矩,什么不讲规矩的事情就都出来了。包括我们后来讲的不正之风的问题,都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堂而皇之地蔓延开来的。那个时候的推荐权一般掌握在县和公社两级领导的手里,所谓的贫下中农推荐只是走个形式而已。每年分到公社的指标大约有三四个,但该轮到哪个领导干部的子女上都是内定好的,这几乎是公开的秘密。而且每年录取的结果都和事先的传说基本一样,只是录取到什么学校,是中专、大专还是本科,那是要按照父辈的职务大小来确定。偶尔也会杀出匹黑马,就是某某人的父亲刚刚解放了,要求落实政策,所以不得不安排。当然来头还要大,至少是省市一级的,否则下面也不会买你的账。还有一种是大专院校带名额、戴帽子下来的,你不办不行。这样的做法最大的好处,就是让一大批不相干的、没门路的人都死了这条心,呆在一旁看看热闹就行了。

说到推荐,毕竟还有个程序,所以就需要有陪考的,而且陪考的人也要有几个条件,一是政治上可靠,不会回来乱讲乱说;二是基础要好,关键时刻要能发挥作用;三是要有助人为乐的精神和见荣誉就让的精神。别的地方的情况我不敢说,但我们公社的事情我是一清二楚的。一个曾经陪考过的同学回来后说,真正是长见识了。问及缘由,他苦笑着说,原来还以为可以去表现一下,结果监考老师首先带领全体考生学习毛主席语录,要大公无私,要批判知识私有论,要互相帮助。他是任务也很明确,就是帮同桌的你取得好的成绩。于是他的满腔热情一下子就被浇灭了。类似我讲的那种给你机会也不会用的人,我们那里也有。是个县里领导的亲属,真正是连ABCD都搞不清,但最后还是勇敢地考上了。据说毕业后就不了了之了,反正已经混到了一个国家干部的头衔。

我那时就属于死了心的那一批人,闲暇时就学学英语,读读文章,也是一种情趣。有一天夜里雷电交加,大雨如注。一想到明天可能就不用下田了,我竟高兴得睡不着觉,于是起来写了一篇小说。说是在雷电交加之时,我的真魂已经出窍,一路来到南天门,经太上老君引见到玉帝殿前。玉帝说日日见我灯下苦读,精通西语,甚为欣慰,还问我可想留在天庭干些什么。这时在一旁的张天师上奏道,微臣道陵略知,他所学之西语是人间西方之英语,而不是佛界西方之梵语,两者大不相同也,还望陛下三思。于是玉帝怏怏地说了几句修炼未果,甚为可惜之类的话,便让太上老君送我回去了。临别时,太上老君对我说:你在天庭并无根基,就死了这条心吧。但我可授你一诀,以保你在人间的平安,快快附耳过来。因为是附耳之言,我听得真真切切。此言乃是:读书本无用,关系才神通。太上老君见我不解,便坦诚相见道,莫说是在凡间,就是在我们天庭,有几个做官的是考进来的,还不全是靠拜师傅、托关系、走后门推荐上来的,所以各路诸神的香火才那么盛,就连玉帝都有点嫉妒,但也奈何不得他们。天机不可泄露,你就好自为之吧。说完就一把将我推下了天界。一梦醒来后,我就成了大彻大悟之人,云云。

这个故事实际上就是一种影射,影射当时的推荐制度。这种困惑一直到小平同志后来说了一句话,恢复高考,我们才得以摆脱,并积极地投身到这一实践之中,九品中正制也就寿终正寝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20    南京诗词学会官方网站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0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