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重要通知

    尊敬的读者作者朋友:

    本站因建站时间久远,与电脑系统越来越不兼容,许多功能丧失。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已重新建站,大家可点击https://www.njscxh.cn进入.或用手机扫描本站广告栏的二维码登录。

    新网站的功能较为齐全,除编发文稿外,还可以编发mp3mp4等配乐朗诵作品,欢迎全国各地作者光临浏览并踊跃投稿。

    投稿邮箱依然为:sunertai@163.com

     

     

     

视频作品

本站公告

感悟南京


    感 悟 南 京

    孙尔台



    江南佳丽地

    金陵帝王州

    南京史称六朝古都

    十朝都会

    文化积淀深厚

    历代名人名著灿若星光



    自东晋南北朝起

    谢灵运为山水诗之鼻祖

    顾恺之人称三绝

    王曦之被尊为书圣

    《诗品》《文选》

    《文心雕龙》等巨著

    无不情采飞扬

    祖冲之的圆周率

    是中国古代科学之滥觞



    在古代诗词的巅峰时期

    李白登金陵凤凰台

    奠定了“金陵怀古”的

    美学思想

    刘禹锡杜牧的经典名句

    至今为世人传扬

    一代词宗李后主

    开婉约词风之先河

    李清照的闺情史诗

    声声透出委婉凄凉



    王安石叹六朝旧事

    残阳去棹

    辛弃疾在赏心亭上

    把吴钩看了

    栏干拍遍

    留下千古绝唱



    明清时期

    汤显祖的《牡丹亭》

    在南京首度登场

    孔尚任在《桃花扇》中

    塑造了秦淮八艳的形象

    吴敬梓的《儒林外史》

    为中国讽刺小说的基石

    曹雪芹的《红楼梦》

    说尽了石头城的

    繁盛与悲凉



    李渔造芥子园

    龚贤上扫叶楼

    石涛居乌龙潭

    姚鼐主持钟山书院

    袁枚写出《随园诗话》

    爱国主义思想家魏源

    在龙蟠里放眼五大洋



    自“五四”以来

    朱自清俞平伯的

    同名散文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成为文坛佳话

    陶行知吴贻芳教书育人

    桃李芬芳

    林散之傅抱石泼墨挥毫

    奠定了南京的霸主地位

    金牛湖畔的《茉莉花》

    更是为灿烂的中华文化

    争得荣光



    美哉南京

    山水与城林相映成趣

    古老与现代融为一体

    阅江楼上

    看大江东去

    大成殿前

    听书声朗朗

    南京人爱树

    南京是绿色的海洋

    南京人爱花

    更爱梅花的幽香

    南京人爱静

    常在莫愁湖边小憩

    南京人爱石

    这里是雨花石的故乡



    行走在南京

    犹如穿过历史的长廊

    汤山猿人

    北阴阳营遗址

    南朝石刻

    阳山碑材

    至今历历在目

    桃叶渡

    栖霞山

    燕子矶

    古城墙

    依然无限风光



    行走在南京

    可以听到这座城市的

    怦然心跳

    吴越兵戈

    楚汉相争

    三国开战

    南北朝硝烟犹在

    岳飞抗金

    靖难之役

    天京事变

    日寇屠城

    无不令人断肠



    从中山码头到中山陵

    南京是民国历史的

    建筑博物馆

    从签订《南京条约》

    的静海寺

    到插上红旗的总统府

    南京见证了中国近现代

    的百年苍桑



    如今

    南京的历史

    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紫金山天文台傲视苍穹

    指挥着飞船的载人翱翔

    宽敞的隧道穿江而过

    与一座座大桥交织成网

    具有百年历史的

    南京大学东南大学

    跻身于全国高校的

    领先行列

    素来重文轻商的南京人

    已经把经济的触手

    伸向异国他乡



    弘扬博爱思想

    推崇文明风尚

    古老的南京正向着

    现代文明的目标迈进

    诚如中山先生所言

    南京未来之发达

    将不可限量



    此刻

    六朝烟雨中的秦淮画舫

    正披着乌衣巷口的霞光

    带着桃花扇的芬芳

    承载着无数幸福与希望

    从我们的身边起航……

当前位置:首 页 >> 孙尔台文集>> 会员文集>> 文章列表

由《甄嬛传》想到《红楼梦》

作者:孙尔台   发布时间:2013-01-04 09:03:43   浏览次数:453

       前几天在博客上写了一篇关于电视剧《甄嬛传》的观后感,谈到了该剧的不足,主要是在后半部分中,对准葛尔部摩格可汗入侵这一重大事件的处理有些草率,也因此丢掉了很多的戏份,甚为可惜。但我认为剧本改编得好,对白很有文采,只要继续打磨下去有可能成为一部传世之作。

       这样的评价是否正确,目前自然还不得而知。因为一谈到传世之作,人们就会想起《红楼梦》,它是中国古典文学的集大成,也是关于中国封建社会的一部大百科全书,所以这样的高度一般作品很难与之相比。毛主席就曾经对许世友说,一定要读《红楼梦》,读一遍不行,要通读五遍才行,于是许世友就专门印了一些大字本来读。但我估计他是读不下去的,因为道理很简单,书里讲的全是些七姑八姨间的狗血事情,他哪会有这个兴趣呢?且不说像他这样戎马一生的将军不想读,我看大概就连中文系的学生也未必都有耐心把它读完。

       与《甄嬛传》有关的人物就是《红楼梦》中的贾元春,可以说两人故事发生的时间、地点和事由都基本一致。都是出身于仕宦名门,也都是被送进宫侍奉皇上的,所以家族的兴衰存亡也都维系在她们身上。正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只要甄嬛一失宠,甄远道就被流放到宁古塔;只要元妃一死,贾府便立刻被抄了家。真是伴君如伴虎,祸福难料啊。但贾元春的命运显然要比甄嬛差多了,虽然她也曾经有过榴花开处照宫闱的风光,但最后还是落得个虎兕相逢大梦归的结局。而且按《红楼梦》第五回的提示,元春其实不是死在宫里,而是死在一个望家乡,路远山高,只能与爹娘梦里相寻告的遥远地方。由此周汝昌认定,高鹗所续的后四十回明显地掩盖了元妃之死的真相。

       根据周汝昌先生的研究成果,元春的死应该与《甄嬛转》中准葛尔人的入侵有关。准确地讲,是在河北一带的围场被部下杀死的,而且和杨贵妃一样也是被活活勒死的,勒死她的凶器就是在《金陵十二钗正册》上出现过的那张弓的弓弦。周汝昌先生说,诸如此类的暗示,书中有过不少。比如眼睁睁把万事全抛,荡悠悠把芳魂消耗的那句话,就说明元春死的时候很不甘心,也是很痛苦的。贾元春在省亲时也曾经点过一出叫《乞巧》的戏,而《乞巧》就出自《长生殿》,讲述的也正是唐明皇和杨贵妃的爱情悲剧。

       唐明皇和杨贵妃的故事因安禄山的叛乱而终止,而周汝昌先生所指的那个虎兕相逢的事件大约就发生在《甄嬛传》中的后半部。我查过有关的史料,说雍正九年时,清军出兵讨伐准葛尔部的葛尔丹,但在通泊一带遭到埋伏,损失惨重,只有两千多人逃回来。当时的朝廷已经乱成一团,因此这个时候会不会有人把责任推到后宫身上,都是极有可能的。但最终出来解决问题的并不是剧中的果郡王,而是臣服于大清的喀尔喀亲王丹津多尔济。所以我总觉得《甄嬛传》在这个问题的处理上有些草率。像这样的大事件,本应该有很多文章可做而编剧没有去做,最后仅靠一张偏方就能退兵也肯定是不能令人信服的。

       其实不管元春有没有人物原形,也不管她是怎么死的。曹家败落的真正原因是因为曹家曾经有多名女子嫁入王府为妃,也曾经因此卷入过皇位之争的纠纷,所以雍正一登基后就准备开始收拾他们。我手上有一本故宫博物院编写的《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记录了从康熙16年到乾隆9年间的有关曹家的材料共两百余件。从雍正二年起,曹家就开始触霉头了,朱批上先是有只要心口相应,若果然如此,大造化人了之类的挖苦话。随后雍正就指名道姓地骂了起来,说你们真是混账风俗惯了……”今后如果坏朕声名,朕就要重重处分,王子也救不了你。果然其后不出三五年,显赫了六十余年的曹府就死的死、散的散,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而像高鹗的后四十回写的那样,曹家还能再次沐皇恩延世泽,还能有一个比较圆满的结局,在档案中并无证据可寻。由此可见,高鹗被后人指责也是活该。

        由于大家对高鹗的不满,所以《红楼梦》问世以来,民间的各种续本就特别多,有版本可考的就有57种。《红楼梦大辞典》中记载的最后的一本续本是1984年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的《红楼梦新补》,作者是当代人张之。也是花了十余年的功夫才写成的,文笔相当好,我至今还收藏着一本,真是荣幸之至。

当然,无论是《甄嬛传》还是《红楼梦》,毕竟都是小说,说的也都是故事。既然是故事,我们就姑且相信它,也不必过于认真。所以我的这番话,大家就只当作是茶余饭后的闲聊吧。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20    南京诗词学会官方网站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0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