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会员登陆

视频作品

本站公告

感悟南京


    感 悟 南 京

    孙尔台



    江南佳丽地

    金陵帝王州

    南京史称六朝古都

    十朝都会

    文化积淀深厚

    历代名人名著灿若星光



    自东晋南北朝起

    谢灵运为山水诗之鼻祖

    顾恺之人称三绝

    王曦之被尊为书圣

    《诗品》《文选》

    《文心雕龙》等巨著

    无不情采飞扬

    祖冲之的圆周率

    是中国古代科学之滥觞



    在古代诗词的巅峰时期

    李白登金陵凤凰台

    奠定了“金陵怀古”的

    美学思想

    刘禹锡杜牧的经典名句

    至今为世人传扬

    一代词宗李后主

    开婉约词风之先河

    李清照的闺情史诗

    声声透出委婉凄凉



    王安石叹六朝旧事

    残阳去棹

    辛弃疾在赏心亭上

    把吴钩看了

    栏干拍遍

    留下千古绝唱



    明清时期

    汤显祖的《牡丹亭》

    在南京首度登场

    孔尚任在《桃花扇》中

    塑造了秦淮八艳的形象

    吴敬梓的《儒林外史》

    为中国讽刺小说的基石

    曹雪芹的《红楼梦》

    说尽了石头城的

    繁盛与悲凉



    李渔造芥子园

    龚贤上扫叶楼

    石涛居乌龙潭

    姚鼐主持钟山书院

    袁枚写出《随园诗话》

    爱国主义思想家魏源

    在龙蟠里放眼五大洋



    自“五四”以来

    朱自清俞平伯的

    同名散文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成为文坛佳话

    陶行知吴贻芳教书育人

    桃李芬芳

    林散之傅抱石泼墨挥毫

    奠定了南京的霸主地位

    金牛湖畔的《茉莉花》

    更是为灿烂的中华文化

    争得荣光



    美哉南京

    山水与城林相映成趣

    古老与现代融为一体

    阅江楼上

    看大江东去

    大成殿前

    听书声朗朗

    南京人爱树

    南京是绿色的海洋

    南京人爱花

    更爱梅花的幽香

    南京人爱静

    常在莫愁湖边小憩

    南京人爱石

    这里是雨花石的故乡



    行走在南京

    犹如穿过历史的长廊

    汤山猿人

    北阴阳营遗址

    南朝石刻

    阳山碑材

    至今历历在目

    桃叶渡

    栖霞山

    燕子矶

    古城墙

    依然无限风光



    行走在南京

    可以听到这座城市的

    怦然心跳

    吴越兵戈

    楚汉相争

    三国开战

    南北朝硝烟犹在

    岳飞抗金

    靖难之役

    天京事变

    日寇屠城

    无不令人断肠



    从中山码头到中山陵

    南京是民国历史的

    建筑博物馆

    从签订《南京条约》

    的静海寺

    到插上红旗的总统府

    南京见证了中国近现代

    的百年苍桑



    如今

    南京的历史

    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紫金山天文台傲视苍穹

    指挥着飞船的载人翱翔

    宽敞的隧道穿江而过

    与一座座大桥交织成网

    具有百年历史的

    南京大学东南大学

    跻身于全国高校的

    领先行列

    素来重文轻商的南京人

    已经把经济的触手

    伸向异国他乡



    弘扬博爱思想

    推崇文明风尚

    古老的南京正向着

    现代文明的目标迈进

    诚如中山先生所言

    南京未来之发达

    将不可限量



    此刻

    六朝烟雨中的秦淮画舫

    正披着乌衣巷口的霞光

    带着桃花扇的芬芳

    承载着无数幸福与希望

    从我们的身边起航……

当前位置:首 页 >> 诗坛锐评>> 金陵纵横>> 文章列表

热烈滚烫的爱——读冯亦同先生《紫金花》的感受

作者:西班牙 詹 强   发布时间:2012-12-22 19:49:00   浏览次数:544

 

    热烈滚烫的爱

     ——读冯亦同先生《紫金花》的感受     

         西班牙     

 

                         

我有缘认识冯亦同先生是因为丁芒先生。我是丁芒先生海外的唯一弟子,而他是丁芒先生知肝知肺的老朋友、老诗友。我最早认识他是在江苏省金湖县,2011年第三届全国丁芒文学艺术研讨会在这里召开,我们都参加了这一次盛会。我最早看到他的文章是在《丁芒文学艺术网》上刊登的《开弓没有回头箭》,这一篇饱含深情的文章深深地打动了我,冯亦同这个名字便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让我真正的认识他,并有了零距离的接触是在2012年的金秋。我应邀回国参加在苏北泗阳县召开的第四次丁芒文学艺术研讨会,我到南京后,由于江苏省中华诗学研究会的秘书长陈小虎的安排,我有幸与冯先生同乘一个车,上车后我们还坐在了同一排,这次有趣的旅行,进一步加深了我们的互相认识。同车的有澳门大学的中文系主任朱寿桐教授,江苏省中华诗学研究会会长、江苏教育学院中文系主任江锡铨教授,国家一级作家李青葆先生,还有一位第一次认识的江苏省中华诗学研究会副会长、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导师、诗评家何言宏老师,唯有我是一个白丁,我的头衔是西班牙籍华人。他们没有把我当外人看待,一路谈笑风生无忌言,也谈时政,也谈民生,也谈风物,也谈掌故,置身在这班文化大家的车上沙龙里,与其说听了一堂丰富多采的课,还不如说是得到了一次难得的文化享受。先生那不徐不疾、平和优雅的谈吐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到达泗阳的当天,先生赠送给我一本诗集《紫金花》,满足了我的真切愿望,我非常兴奋。

          

       回国匆匆的几天,忙于应酬,来不及细读。由于航空旅行随身行李重量的限制,我把它和其他的书一起交由集装箱代运,一个月后才收到。打开箱子就急不可待地阅读起这本心爱的《紫金花》来,读着读着,越读越感兴趣,突然我从它的字里行间读出了一个字,这就是热烈滚烫的“爱”字,爱,是《紫金花》的主旋律,爱得真诚,爱得深沉,爱得彻骨,爱得透心。

       他热爱祖国,2001年,新世纪第一个国庆前夕,他写了一首《祝福中国》,热情洋溢地道:“那么,就让我从天天上班走过的生长着银杏树和秋菊丛的大路旁采撷一个普通公民心头的热望吧,来作为对于你的生日的祝福……祝你高山长青,四季花开祝你慈颜永驻,五谷丰登祝你惦念的每一个儿女都幸福安康祝你牵挂的每一方水土都太平祥和我的终于赢得了历史青睐的祖国呵我的腾飞在新世纪的可爱的中国!”

      他热爱为祖国的强大鞠躬尽瘁,做出杰出贡献的革命老前辈。他歌颂周恩来:“呵,你的高洁远胜过百代豪奢四海目光举起十二亿神州的景仰……一幅功垂千秋的岁寒劲节图一面人民公仆的整衣冠明镜”。他歌颂邓小平:“呵,那个在三起三落的沉浮中被他的同胞高高举起的亲切微笑着的永远微笑着的时代巨人。”

       他热爱自己的家乡,在《扬帆远航——献给前进中的江苏儿女》一诗中这样写:“你自豪,一个摇橹姑娘的背影在大江硝烟里定格历史的沧桑你骄傲,一个江南小伙的筋斗在飞天神舟上记录中国的翱翔走出封闭、走出洪涝、走出贫穷、走向创造、走向繁荣、走向辉煌……”

       他深沉的歌颂《义勇军进行曲》的作曲者聂耳,在访问他的故乡时写道:“春城,以一座无声的石碑指向72号门仿佛在说:红土高原最丰美的乳汁是从这里流出”。

       他豪迈地歌颂开拓海上丝绸之路的郑和舰:“你昂起的船头映照长城的伟岸你宽阔的胸前佩戴五洲的花环华夏古老的文明因你而芬芳远播江南塞北的春风也为你摇曳缤纷……你好,海上的CHINA,和平的使者你好,我忠实的弟兄,年轻的水兵!”

       他热情奔放地歌颂举世无双的长征,在《重读长征》里,他语重心长地告诉新时代的长征者:“将沉甸甸的思索,打进肩头的行囊出发吧我们是大地的儿女、夸父的后裔、新长征的一代不到长城非好汉,不到长城非、好、汉!”

       他赞美母校的树人堂:“你的名字就是九月里的一首诗看,冉冉升起在你胸前的朝阳多像共和国授予园丁的那枚金光四射的荣誉纪念章”。

       他赞美雨花台的烈士纪念碑:“聚宝山上矗立的丰碑 你就是烈火中新生的凤凰台!你就是千秋瞩目的赏心亭!”

      他赞美梅雨中的秦淮:“游秦淮,逛秦淮难得还是黄梅天淅淅沥沥绘一幅流光溢彩的水墨画雨过长干里,横笛也把千秋道情唱……云开聚宝门,呵,城头挂起万丈虹霞!”

       他赞美经过战火洗礼,南京焦土废墟上不死的紫金花:“一粒草籽就是一串音符 一度春风演奏一部乐章 二月兰紫金花紫金山麓的小草要告诉全世界:美丽的土地决不会沉沦生长云锦和丝竹的江南呵 也能将黄钟大吕,敲响!”

      他赞美航空烈士纪念碑,他赞美雨花石,他赞美与SARS搏斗的护士,他还赞美那些微不足道的紫云英、狗尾巴草……

       因为诗人的心是纯洁的,善良的,光明的,透亮的,世界上才有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事,这么多的东西使他感到可爱,可亲!他的周围充满阳光。

                                                              

      有时候,愤恨、讽刺、批判也是一种爱,即所谓爱之深恨之切。

       他痛恨日本军国主义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在纪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六十周年之际,他的《江东门沉思》就是一首揭露罪恶、讨还血债的檄文:“伤心的母亲,还在寻找离散的骨肉空伸的手臂,将焦土上的悲愤雕塑…… 勇士的头颅,横眉怒对凶残的刀光青松倒下,不屈的年轮交给了树桩……300000,就这样走进花岗岩的记忆四十多个撕心的昼夜垒成了哭墙”到如今,日本政府还企图否认这一野蛮的罪行,这首诗更显出它的现实意义。

       但当以《军中日记》揭露南京大屠杀真相,曾七次来华向南京人民谢罪,并与日本右翼势力的反扑进行坚决斗争的日本老兵东史郎先生不幸逝世的时候,他含泪用《雪落金陵》深情的哀悼:“谁将一个无暇的青年,变成了十恶不赦的日本鬼他又怎样在灵魂的救赎中 化身成了一棵正直、挺拔的树。”

       当一个十三岁被日军抢去当军妓,滞留中国半个多世纪的韩国妇女李天英,回乡探亲,已经不懂母语的她,哭倒在双亲的坟头,痛心疾首的时候,他写了一首《亚洲飘蓬》,既是同情她的不幸遭遇,又是痛批日本军国主义的残暴,更是呼唤世界的和平。“我听见,全世界的草木都在揪心地,震颤着将她回应排排冲天的声浪响遏行云:我们,听懂了你的呐喊我们,理解了你的怨愤……亚洲的飘蓬呵,地球的孩子再也不能失去这最后的乡土了!和平,就是我们共同的根!

       他痛恨官场的贪腐,讽刺那些贪婪成性的贪官,十二生肖中的《子鼠》就是一首形象的讽喻诗,“这个世界没有多少油水可捞了亲爱的,趁着天黑咱俩窜到火星上去吧。”

       他痛恨市场上的差假伪劣,《寅虎》巧妙地揭露那些唯利是图的非法行径,“武松那厮一身蛮劲还不是给那十八碗猫尿灌的这会再来试试哼,俺早让那店家换上了假酒了”。差假伪劣,岂止是酒!五花八门,胜不胜数!

       他反对那些为了盈利,制造卖点,不惜篡改历史真相,颠倒名著的本来面目,戏说人物的不严肃的作为,“却见处处大观园灯红酒绿宝、黛、钗,当上了三栖明星凤姐儿炒股发了大财刘姥姥出国也攀了干亲后悔学诗的香菱改考托福盗版的风月宝鉴多得数不清只是海棠诗社,人去、楼空一篇葬花词,仍随风舞飘零……”多么形象,多么深刻!续弦乱弹的岂止是“高鹗那小子”一人?连悼红轩主人“焦大”都看不下去了!

      爱什么,恨什么,明眼人一看就明白。

   

       被誉为“诗国忠臣”的文坛长老高加索先生,称冯亦同是熊熊正燃的一把火,我觉得这评价实在恰当不过。他用热烈滚烫的爱来尊敬诗坛的长者,他用追求诗艺精致、完美的坚毅与执着不断地进取,也用理性的睿智爱护这风雨中的诗坛。

       他到法国卢浮宫参观时听到这么一个故事:德国大诗人海涅晚年旅居法国,体弱多病的他在一次参观卢浮宫时倒在维纳斯塑像前。对他感触很深,随即写了一首《女神与诗人》,其中有一段:“我猜想,如果她,米洛的维纳斯呵不曾,不曾失去双臂,一定会弯下大理石的身躯,将我们的诗人搀扶……”他深爱大诗人海涅,对于他的突然倒下,深表叹息。对于这样的大诗人,连大理石的维纳斯也会弯身去搀扶,还有谁不动心呢?

       在追思赵瑞蕻先生的会上,他朗诵了一首感人肺腑的诗:“你走在大年夜 走在春天的脚步前 今后每一个正月正啊 我都会给你 ——拜年!”

       他怀念朱自清,用最美的诗句赞扬他;他欢迎余光中等诗友,相聚阅江楼,“一湾浅浅的海峡,也在满堂笑语中,化作了飞扬的诗句。”也因为他的联络,一班金陵的诗友每年汇聚在端午节的豁蒙楼……

      他对中国诗歌的发展有一清醒的认识和判断,并且有一独特的见解。他是写现代新诗的,我是学传统“旧诗”的,但我绝对没有感到他对传统诗词的排斥。他认为,新诗的“新”并不意味着对旧诗的断裂、背离和逆反。就像长江虽然曲折转弯,但总的流向从未改变也不可能改变一样,只要是中国诗歌,不管新与旧,今天、过去和未来,它们之间都有特性,民族性、语言学、文字学和美学方面的传承关系,说“白”了,也就是上游、中游、下游,同是一江水,而不可能是其他。他还认为,新诗与旧诗,犹如大江之两岸,并存和延伸在当代诗歌的总体里,新与旧,不光是对立、对应的双方,更有相互依存、相互制约、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同一性。他还强调,“新诗”的存在是以“旧诗”存在为前提的。他反对那些鼓吹“旧诗消亡论”,认为不受任何规范的“自由诗”是中国诗歌发展的唯一出路,貌似激进的断言。他明确地指出:“其实这是既不符合客观事实,理论上更是站不住脚的。”这些理性的观点,自然是利于中国诗歌的健康发展的,这是老诗人对民族诗歌发展的重要贡献。

       我和冯亦同先生交往并不深,我对他的文学作品接触还很少,但读了这本《紫金花》以后,我对他有了新的认识,他是一个可爱的人,因为他给了别人太多的爱!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21    南京诗词学会官方网站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1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